Archive for category 齐物论

有匪君子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今天去了大英博物馆,看中国七千年玉器展。

既然打出七千年的标题,新石器时代的红山玉和良渚玉当然不少,下溯商朝和西东周,也有相当规模的玉器展出。秦朝直至清末,大概没那么稀罕了,就只是草草带过,所见不多。

我不懂玉。古玉这行水深,我从小就知道。古玉不比古瓷,鉴别古瓷,可以看胎质,釉色,光泽,造型,纹饰,底款,圈足。可以看,可以摸,可以闻。我最擅长看光泽。新烧的瓷器釉色是浮的,拿到阳光下一照,贼光闪你的眼。如果做了旧,冒充古瓷,往往是火光去了,釉面也哑了,颜色泛白,死气沉沉,看的人蛋疼。古瓷就不一样了,放的时候越长,瓷面越是润泽。千百年的光阴就象姑娘细白的手,摸呀摸呀,摸出一层内蕴而端妍的宝光,晶莹似水,温润如玉。阳光下端起来看,水一样隐隐流动,象横波的眼。

古玉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了。古玉让人起敬畏之心,白日里生鬼神之念。我不懂,所以我不准备瞎说。我只觉得在我今天见到的内些玉里面,西周的玉器最是古拙可爱,一条鱼,一只鸟,楞头楞脑却通仙通灵,让我想起庄子的江湖,想起子不语的怪力乱神,想起蒙古人念叨的腾格里。

诗经里有首[淇奥],说“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说的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可惜玉器展里不许拍照,所以一张照片都没留下。在中国馆拍了一些瓷器,放Space上,常看看,就跟见老朋友一样。出来后去吃了最喜欢的兰州拉面,白碗红汤,跟内些古瓷和古玉一样,冒着仙气,浓香四溢

57 Comments

over the rainbow

搬进新家以后 我大概不会再找不到北了. 下楼左转 步行十秒 华丽丽的本初子午线呼啸而过. 在格林威治天文台 我见过这条著名的铜铸经线很多次 但每天都能走在时间的起点上 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以后我可以精确的说 我住在北纬51度30分 东经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度 哈哈哈

20 Comments

Portobello Road Market

坐落在诺丁山的Portobello Road Market 传说中全球最大的古董街 我的建议是 不要迷恋它 它只是个传说.

当然怀着赶庙会 冒险 或者买玩具的心情去是可以的. 如果你呆够了鸟都不拉屎的安静的英格兰大农村 想要感受一下大都市人潮人海的热闹 那Portobello是不二之选. 当然前提是 你不会愚蠢到象我一样 每次去都背着笨重的相机 还指望能在潮水一样的人群中全身而退.

电影[诺丁山]里休.格兰特扮演的书店老板  就生活在这条街上. 我印象至深的一幕 是格兰特在一见钟情的大明星罗伯茨离开以后 一个人从诺丁山的集市上走过 早春的风吹乱他的头发 裙角飘飘的女孩在盛夏的阳光下挑选鲜花  街边 年轻的母亲刚给婴儿戴好秋帽  鹅毛大的雪花就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时光流转 四季变幻 格兰特一个人走在这条长长的街道上  背景里的一切热闹喧嚣似乎都与他无关 压低的天空下 只有Lighthouse Family的歌声在回荡  Ain’t no sunshine when she’s gone. It’s not warm when she’s away. Ain’t no sunshine when she’s gone. And she’s always gone too long. 她走了 也带走阳光. 她离开 温暖不再来. 她走了 带走了阳光. 而她要离开 那么长.

我真是喜欢这部电影啊. 隔了这么多年 想起来 心还是象被什么重物 缓慢而温柔的击中.

不过就象童话和现实的云泥之别 真实的Portobello Road Market和浪漫并没有什么关联. 大概是因为每个礼拜只有星期六才允许摆设摊位 一到周六 热情的人群就象变戏法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 我和妈妈被人潮所卷挟 几乎是足不点地的前行 逛街淘宝的乐趣也大打折扣.

唯一的收获是一只印度雕花木盒 一只锡兰包银木盒 一条羊毛披肩 外加三副古董耳环. 回家反复的看 实在是喜欢 我要做古董耳环控了.

说起来我曾经是很多XX控 比如说书控 古董控 青花瓷控 项链控 Vivienne Westwood控. 有一次在家里开Girls Night 我的姑娘朋友们一进门就大呼小叫 “Myra 你怎么那么多东西?!” 我很懵 因为我从没觉得自己东西多. 或者说 我从不觉得东西多 是一种负累. 美丽的Bao Lei同学说 她希望自己永远都处在一种可以拎起一个小箱子就上路的状态 所以她总是有所控制 不让自己拥有太多的东西. 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很迷人. 但我想 我这样偶尔热情的XX控也没有问题 虽然我有许多东西 但我并不在意失去. 如果有一天我想上路了 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我拥有的并不能羁绊我. 在我的小箱子里 我只要放一张照片 一把茶壶 几枚印章 和我抱了5年的趴趴狗. 就算连这些都带不走 也没有关系 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本来也都不是东西.

今天翻书 看到[禅说]里有一偈 “有物先天地 无形本寂寥 能为万象主 不逐四时凋”  想起[大宗师]里也有过类似的论述 “不为物先 不为物后 故能为万物主” 佛和道居然说了一样的道理 大喜. 刹那间灵台清明 一片澄澈 无佛 无道 无我 无众生 见性成佛 物我两忘.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