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说剑

嬴政梓棺费鲍鱼

83 Comments

和魔鬼跳舞

1 睡不够的时候,我觉得人世就是大写的悲催二字;一旦睡够,就能自high跟满地乱蹦的小狗一样。

2 最近老是睡不够,结果可想而知。吃嘛嘛不香,干嘛嘛没劲儿,胃口倒还倍儿棒。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我就是内只胡马,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3 在我半梦半醒之间,世界发生了许多大事。每天都给我一种不那么真实的惊奇和荒谬之感。其实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儿。想一想人类社会的演进过程,我就觉得应该保持乐观。谁说的来着,一块石头扔进河里,宇宙就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4 宇宙因为你的改变而改变。 你温暖,世界就多一点暖意;你坚硬,旁人就多一点仰仗; 你梗着脖子说,经此事变,义无再辱,宇宙就为之抖上一抖。你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一块清醒而勇敢的石头?

5 有天上班上烦了,打开Youtube,  边听[两杆大烟枪]边写程序。听到When you dance with the devil,  you wait for the song to stop. 抖了一抖,面不改色的继续写下去。

虚焦的夜色,摄于沙漠,北非,2011

54 Comments

不二

有一天,冯唐跟我说,众生皆苦,你我不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远山的黛色和烤红薯的香味并无不同,恋人的微笑和内种叫含笑半步癫的毒药并无不同,取经的大圣和他要取的经,无不同。

读心经,如遭电击。平生从未读过心经,却字字熟捻,象从小读惯一般熟极而流。读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微笑自得;读到“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低头沉思;读到“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已是冷汗涔涔。

小时候喜欢一个佛偈: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说我们感到忧愁或惊怖,是因为放不下内心的爱念。如今长大了,我知道除了爱,更多的烦恼和痛苦其实是来自我们那源源不断,此起彼伏的欲念。欲念躲藏在呼吸之间,每当它凝结,升腾,落下,我静观自己的内心,有时如万马奔腾,不见长安见尘雾;有时如细草微风,野渡无人舟自横。我想普渡自己欲望的慈航,我引导它,淡化它,转移它,却从来无法抑制它的产生。欲望和光同尘,润物无声,几乎跟生命一样顽强;如果没有它,我甚至不再知道,我是谁?

所以众生皆苦是说,放下欲念,则五蕴皆空,立地成佛;放不下,那我们的肉身凡胎,就得继续漂浮在红尘苦海里。一切苦厄,与人无尤;能否到达彼岸,自己造化。

你我不二。

5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