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缮性

长夏开在荆棘里

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长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我爱你

玫瑰玫瑰情意重,玫瑰玫瑰情意浓,长夏开在荆棘里,玫瑰玫瑰我爱你

心的誓约,心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

心的誓约,心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

玫瑰玫瑰枝儿细,玫瑰玫瑰刺儿锐,今朝风雨来摧残,伤了嫩枝和娇蕊

玫瑰玫瑰心儿坚,玫瑰玫瑰刺儿尖,来日风雨来摧毁,毁不了并蒂枝连理

玫瑰玫瑰我爱你~~~~~

43 Comments

世上再无SPACE

1.这句话本来是写给内些风华绝代,才情盖世的人的,比如世上再无广陵散,人间不见司马迁,之类。Msn Space作为一个既不稳定,又不好用的博客平台,原本配不上这样的说法。这样说,是因为感情。

2.几个月前,Space升级失败,抽风数月。我在博客里写,微软这么搞法,大失人心,该不是想退出博客圈吧?一语成谶,莫谓言之不预也。

3.美国电影里,常有这样一幕,一妞与负心男友分手,闺蜜跑来大惊小怪 “He broke up with you over a text message? Oh I can’t believe he did this,this is soooooooooo mean! ” 发条短信就想分手,未免太不近人情。微软舍弃博客业务,也只是事到临头给个通知。这得伤了多少用户的心啊。

4. 昨晚,我收到微软的分手短信。震惊了三秒,反应过来,又愤怒了五分钟。然后就迅速备份所有文本到电脑,全站输出到Wordpress。新博客架完,也不过30分钟。自此对抛弃我的Space再无留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天爱笨小孩,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任何人抛弃过。我一直有点担心,总有一天要体会一把被人抛弃的滋味。这回微软来了次演习,倒让我明白,假如这一天真的来了,我大概会头也不回的走掉。弃我如敝屣者,我亦视之如沟渠。天下之大,子不我思,岂无他士? 狂童之狂也且!

5.新大陆十分友善。昨晚试了下Wordpress的各种功能,作为专业的博客平台,比Msn Space强太多了。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在未来的某天,Wordpress会不会被天朝给墙了?这事儿在过去发生过,非常可能再次发生。安全起见,大家应该考虑多备份个镜象博客。

6.Msn Space刚开始红的时候,有几个很好看的博客。这两年,许多有意思的人离开了。究其原因,要不是玩腻了,换个地儿玩点别的;就是装B过度,装不下去了。我从来没想过离开Space,一是因为我懒,Space排版简洁,颇合我意; 二是朋友都在这里,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微软升级失败,不能留言内阵子,我也想过要不要走,但又觉得一个人如果有表达的冲动,就算没人喝彩,也该为自己一直一直写下去。就象I’m legend里的Will Smith,一个人,一条狗,在一颗孤单的行星上,活的象个传奇。

7.池莉还籍籍无名的时候,我在[收获]还是[十月]看过后来让她声名鹊起的小说 [来来往往]。印象最深的是结尾,康伟业终于结束了跟林珠的一段纠缠热烈的感情,一个人疲惫的开车回家。“我操!对于这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康伟业也只有这么来一句了。” 这是全文的神来之笔,一句”我操” 瞬间圆满了一篇平庸的小说。对于Space的不告而别,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一句: 我操!

62 Comments

浮生乱记

1. 本星期过的醉生梦死。可我明明一滴酒都没喝。

2. 周一以来一直在接待几个美国来的developer 每天不停的开会 讨论做一个定价平台的事儿 说话太多说的我都快有美国口音了。公事谈完 大家闲扯。一问之下 敢情这几位都是在夏威夷工作的。每天穿件夏威夷大花衬衫 窗外就是钻石山 下了班沙滩上走一圈儿 比基尼美女比寄居蟹还多。我羡慕的眼睛都绿了。大家都是人 为啥我每天只能穿着乏味的黑西装 看一成不变的塔桥 下了班举目四顾 光头比天上的星星还多?我只好委婉的表示我要勒个去。美国的大叔们立刻豪迈的说 明年初就邀请我去参加他们公司的客户会议。客户会议?只要能去夏威夷 叫我当苦力我都去的!

3。因为八月底要去希腊当苦力 所以今天听说我即将错过我的好朋友 伦敦著名美女 鲍蕾同学的Hen Party。不熟悉这个词儿的同学们应该都知道啥叫Bachelor Party吧 没错儿 Hen Party就是Bachelor Party的女生版 是给即将跨入婚姻殿堂的准新娘们告别单身的一个疯狂夜晚。正如Bachelor Party最经典的保留节目:一伙男生雇一个脱衣舞娘 给准新郎做专场表演。我即将错过的这个Hen Party 主题就是女扮男装 然后一群穿西装打领带的姑娘一起去Soho看脱衣舞!脱衣舞稀松平常 我都看过好多次了 去年村长生日的时候 我还给他买过一只Lap Dance作生日礼物。可是!Point是 这次的Stripper是男的!我靠 这么多年我还一直以为伦敦没有呢!想不到居然有!想不到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活生生的错过了!苍天啊!难道真的象韩玄同学说的内样 要等到我结婚的时候 大家才给我买一只Private Dance么?黄花菜都凉啦。

4。周五要去找醉钢琴老师吃饭 饭前要请美国的大叔们喝酒 饭后还要赶一位同学的Leaving Drink。身为一个宅女 我发现我居然也有当Social Queen的潜质 但没这方面的兴趣。Beya和小一 明信片我都买好啦 到时候让醉钢琴老师写点什么给你们寄过去 地址给我先!

5。为了补偿我看不到Male Stripper的郁闷之情 有倒三角的同学们 你们要有数!要自觉!哈哈哈 我闪了

留言刚才忽然恢复正常了 Oh Yeah !!!

陌上花发 可缓缓归矣;忍把浮名 都换了浅斟低唱 Oh Yeah Yeah !!!

51 Comments

唯别而已矣

两个月前 我做过一个梦。我梦到一个白天 我正在上班 周围很安静 忽然有人大叫 “看窗外!爆炸了!!” 我扭头一看 落地窗外 一股不可思议的金色气流正在疾速膨胀 向我们大楼汹涌而来 来势之大 连天空都被映照成妖异的金红色。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恐怖分子来袭击金融城了!可为啥是我们楼呢 啊 因为离Gherkin太近!” 我的同事都流露出慌张的神色 大家急切而嘈杂的讨论求生通道。我迅速的想了一下 来不及了 我们是在八楼啊 怎么逃?我看着因为恐惧而变形的人群 忽然觉得内心异常平静 甚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于是我拿出手机 给我妈打最后一个电话 “妈 我们被恐怖分子袭击 我要死了。我爱你 你要好好活下去!” 没等我妈回答 我就挂了 因为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听到她的声音 我会哭。然后我茫然的想 还有时间 再打电话给谁呢。。正要拨出一个号码 我就醒了。

因为梦的太真实 内天白天我坐在办公室里 感觉随时都会有人大叫一声 “看窗外!爆炸了!!” 然后神经兮兮的过了一天 这一幕当然没有发生。快下班的时候 同事Phil来找我 我就讲给他听 他平静的听完 忽然说 “你知道吗 今天我辞职了” 我楞了一下 笑着说 “开什么玩笑啊 这个一点儿也不好笑 换一个” 他看着我 “不 没跟你开玩笑 我真的辞职了 ” 我一下呆住了。眼前忽然闪过梦里那咻咻流窜的巨大的金色气流。“你决定了?什么时候走?” 我听到自己压低了的声音。“三个月以后 对不起” 他望着我。我笑了 “你傻呀 只要对你前途好 我都为你高兴” 说完 我一脸烂漫的笑着 “去吧 走的时候别忘了喊我喝酒!” “恩” Phil轻声答应。

他转身离开。我呆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直到很晚。

从我进这家公司开始 Phil就是我的搭档。本来精算跟IT也不沾边儿 可我不幸摊上了一个极端热爱各种编程语言的Geeky老板 喜欢把在Excel里就能做完的东西 用各种高级的程序写出来 力图实现客户端按一个键 就有代码们在幕后自动完成所有计算的高科技精算。刚开始的时候 我是一个编程大菜鸟 于是IT部的Phil就被派来协助我。第一天上班我们就认识了 到现在我们合作了大半年。

可是 我却一直有种错觉 好像我们是早就认识了大半辈子的朋友。说不出为什么 我们就是极其默契 默契到一个眼神 彼此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默契到谁都不提 却处处都是为对方考虑 以对方为先。Phil会在任何场合维护我 就象我会在任何时候维护他一样。在职场上 你不会把你的背暴露出来 除非你知道你身后是可以全心信赖 放心依托的伙伴。这样的伙伴有多难找?我不知道 可是我工作三年了 Phil是唯一一个。有他在 我总是觉得很安心 有几次 我们一起做模型 我很累 走神 总是会幻想到同一个画面: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尽头是一棵俏生生的桃花树 树下 有一张白色的床 可以让人在落英缤纷里甜甜的睡过去 睡过去 不用醒来。在我每天象打仗一样的工作中 这个幻想是最美好的放空。奇怪的是 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别的时候 别的地方 别的人身边 进入这种放空状态。只有Phil。难道他是周公在英国的远亲么?

以后我都看不到到内棵桃花树了。

后来我就跑到厕所里去哭了一场。又去哭了一场。又去哭了一场。。。再后来我就终于能平静的接受Phil要离开的事实了。

三年前 我在英国最好的三个朋友走的时候 我告诉自己 以后再也不要依赖任何人。因为我始终不能平静的面对离别 每次好朋友远别 我都觉得象是在我心上又砍了一刀。这么多年 这么多场离别 我的心早就伤痕累累 再也不能承受新的刀伤。所以唯一不再让自己痛苦的办法 就是不再对任何人动感情 没有感情 就不会因为终将到来的离别黯然神伤。我确实也做到了 这些年来 只有教主去瑞士的时候 在机场没忍住 掉了一滴眼泪。别的时候 我以为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刀枪不入的人。呵呵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悖论 不动感情 就不会因为无可避免的分别而痛苦伤心。但不动感情 也就永远体会不到内些痛苦里蕴藏的珍贵的美好。而感情这种东西 说到底 能控制住的 又怎么会是真正的感情?

它终归会爆炸的。而爆炸的内天 我看到自己居然是又平静 又有点兴奋。唯独没有恐惧。

Phil 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看到这篇文章 我祝愿你一切都好。我会想你的 虽然你不会知道。

 

71 Comments

草地上的BBQ

跟一群已婚人士BBQ。

我的雪纺裙和手指被一个小宝宝轮流咬住 含了一下午。

结婚和生孩子都没什么不好的。就是得分人 分时间段。

新妈妈们大谈育儿经的时候 我下意识的走神 低头看到脖子上 挂着‘Myra’四个字母的项链。看过Sex and the city的同学们 你们一定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开怀的笑了。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6 Comments

花都开了

下楼买冰淇淋 发现花开的正好

想起[圣经]里说:所罗门王极荣华的时候 他所有的财富加起来 也比不上野地里的一朵百合花

93 Comments

我向那前看怎么也看不到岸

于是我决定不看了 游!

80 Comments

爱国

今天早晨,有一个愤怒的小朋友,来到我博客留言,在几个月前写Google的内篇[自由或死亡]里面。这位小朋友不知道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张嘴就是 “象你这种拿父母钱挥霍的留学垃圾”,“这个社会就是给你们这些少数害群之马给糟蹋了”,“祖国交给你的中国话写着中国字骂自己的国家,怎么好意思!”,以至于“看你矫情的文字看的我蛋疼”。我十分不能理解的,倒不是平生第一次被人骂“留学垃圾”,“害群之马”之类,这些都好说,想想还有点意思,简直跟竞选洲长的马克吐温一样。我想不通的是,您既然如此蛋疼,怎么还那么手贱,一遍遍苦心孤诣的回来留言?要不是看这位小朋友毛还没有长全,话也说不连牵,我真以为平生第一次遇到了华丽丽的五毛党呢,差点召唤广大热心的人民群众前来围观。但转念一想,五毛的素质不会这么低呀?好歹人千字还能卖五毛钱呢,感谢伟大的党和国家。

其实我大可不必回这个帖,因为回这种傻B留言实在是很自降身份的事。跟菜头一样,直接关门,放狗,删帖,封IP就完了。世上傻B何其之多?早几年我年少气盛的时候,难保不买张飞机票,回去找几个小兄弟海扁你一顿,以出我胸中恶气。但现在年岁渐长,慈悲为怀,快意恩仇的想法渐渐淡了。我曾经也是一个愤青,多少能理解一点你们这些挣扎在粪里的青年们的想法。所以,同学,在你到处乱喷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什么叫爱国吗?

我不是韩寒哥哥,所以就不长篇大论的给你讲课了。恰好看到昨天[南方都市报]上历史学家洪振快先生发表的一篇文章,写的就是我想说的话,但比我犀利和透彻许多。我写不了这么好,所以全文转载如下,如果阅读中文对你来说不是太困难的话,就看一下吧。当然要是你觉得,长期呆在屎里才是最愉快的事,那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史鉴散照]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 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

按照路易十四之后的法国启蒙思想家的“主权在民”思想,国家的主权属于人民,所以不是“朕即国家”,而应该是法国人民说的“我们才是国家”。当然,这种思想观念是路易十四的时代之后才形成的。在路易十四的时代,世界上其实还没有多少人能够区分君主、政府、国家的概念有什么不同。在中国,虽然先秦的孟子已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观念,但实际上秦汉以来的二千余年中,爱国即是忠君,忠君亦即爱国,君主与国家在观念上还是混淆不清的。直到西方思想传入之后,中国人对国家、政府(朝廷)、君主的概念才逐渐形成清晰的现代认识,这其中第一人当推梁启超,他是在经历戊戌变法失败流亡海外的痛苦之后,才获得这种认识的。

梁启超指出,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是什么?朝廷又是什么?“今夫国家者,全国人之公产也。朝廷者,一姓之私业也。国家之运祚甚长,而一姓之兴替甚短。国家之面积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此皆朝名也,而非国名也”。从殷族的商、姬族的周,到嬴氏的秦、刘氏的汉、李氏的唐、赵氏的宋、朱氏的明,还有蒙古人的元、满人的清,它们都是一族一姓的朝廷,而不是国家,都是一族一姓的私业,而非全体中国人的公产。然而,中国人常常将国家与朝廷混为一谈,梁启超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大患。

国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后果,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爱国变成爱朝廷,甚至变成爱领袖——— 君主。梁启超说:“试观二十四史所载,名臣名将,功业懿铄、声名彪炳者,舍翊助朝廷一姓之外,有所事事乎?其为我国民增一分之利益、完一分之义务乎?而全国人民顾啧啧焉称之曰:此我国之英雄也。夫以一姓之家奴走狗,而冒一国英雄之名,国家之辱,莫此甚也!乃至舍家奴走狗之外,而数千年几无可称道之人,国民之耻,更何如也!而我国四万万同胞,顾未尝以为辱焉,以为耻焉,则以误认朝廷为国家之理想,深入膏肓而不自知也。”二十四史中的那些将相们,他们为一姓之功业杀人,以“万骨枯”换取自己的功名利禄,这本来与爱国无关,但却被各王朝树立为爱国的模范,而国人因不能正确区分爱国家与爱朝廷的差别而跟着礼敬之颂扬之,实在是可悲可悯。

比梁启超晚一些时候,陈独秀写过一篇题为《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的文章,文中说:“要问我们应当不应当爱国,先要问国家是什么。原来国家不过是人民集合对外抵抗别人压迫的组织,对内调和人民纷争的机关。善人利用他可以抵抗异族压迫,调和国内纷争;恶人利用他可以外而压迫异族,内而压迫人民。”所以,“若有人问: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我们便大声答道:……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

国家的功能,如陈独秀所说,一是抵抗异族压迫,一是调和国内纷争,前者对外,后者对内。调和国内纷争是就消极方面来说的,积极方面国家还需履行一定的公共职责,如救灾、赈济等。

国家功能的实现,须通过政府去完成。如果政府能完成国家功能,国家就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如果政府不能完成国家功能,国家则有可能成为“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人类历史实践中的普遍情况是,政府常常不能完成国家功能,或者完成得很差,这样就有可能出现有政府等于无政府,甚至有政府还不如无政府的状况。

地理环境决定了中国是一个水旱灾害频发的国家。有一项统计说,中国在民国前的2270年中,见于官方报告的旱灾有1392次,水灾有1621次,可见年年有灾。因此,中国古代的政府最重要的一项公共职责便是领导抗灾,这可以说是政府合法性的基础之一,灾异现象历来也是帝王们最关心的事。清代的皇帝还要求各省大员定时汇报雨水、收成、粮价等情况,以便随时了解各省灾情和民生,如出现灾荒可以及时组织赈济、减免受灾地方的税赋。但是,从历史记载来看,受灾得不到及时救助的情况还是非常普遍。当大规模灾害出现而政府不能履行其职责时,灾民为了生存就会铤而走险,如明末李自成等人领导的农民起义,其主要活动空间是在陕西、河南,原因即是两省大旱,而明政府却不能组织有效的赈济,使得灾民成为流民,进而升级为暴民。

一个社会,有许多涉及大范围、众多人群的公共事务是无法由其他社会组织去完成的,而只能是由政府去完成。一旦政府不能履行其职责,社会就会无序,公共利益就会受到侵害。比如食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环境保护之类的公共事务都要由政府去完成。

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曾经长期陷入一个难解的困境:即人们需要政府,但政府却不能履行人们期待的外而抵抗异族压迫、内而提供公共服务的国家功能,在很多情况下还常常演化成一个与民争利、侵害民权的组织。要使政府尽职尽责,人民必须有监督政府的权力,而最有效的监督方式是用投票的方式去选择政府的权力。人们有必要了解一个常识———即梁启超所说的国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换而国家永存,人们应该爱的是国家而不是朝廷。


最后,你真的觉得批评朝廷,是因为不爱国么? “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很久以来,骂的最凶的,恰好是最最爱国的内群人。

92 Comments

游园

忙里山看我 闲中我看山

相似不相似 忙总不及闲

25 Comments

转冯唐贴: 大钱

这是我写Space以来第一篇转帖,没办法,实在太爱冯唐文字。

在这个傻逼荟萃的时代,冯叔叔大言,让我觉得,活着,可以是一件很牛逼的大事儿。

新年新岁,就以此文当作给大家拜年的贺礼了。


小陶朱公子:

人从小到大,有几个基本问题,躲也躲不过,比如:情是何物?性是何物?一生应该如何度过?人从哪里来?时间之外是什么?为什么伦理道德长成这副模样?

因为你是财神的儿子,嘴巴里塞满银行卡出生,因为你生下来就有的钱不是通常意义上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想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的钱,而是能想让很多人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想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的钱,所以和其他普通人相比,你很早还遇上另一个问题,躲也躲不过:钱是什么东西?

我想你一定问过你的财神爸爸,他一定有他的说法,我现在也和你唠叨唠叨,方便你比较。你应该知道,所有这些躲也躲不开的问题,都没有标准答案。将来你如果遇见那些坚持只有一种标准答案的,绝大多数是傻子,极少数是大奸大滑,把你的脑子当内裤洗,把你变成傻子。总之,对于这些问题,你能多理解一种新的说法,你的小宇宙就更强悍一些。

从一方面讲,钱不是什么东西,你有钱没什么了不起。

很多了不起和钱一点关系都没有。

比如曾经有一个诗人,有天晚上起来撒尿,见月伤心,写了二十个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两千年之后,亿万小学生们起夜小便,看到月亮,都想起这二十个字。这,很了不起,但是和钱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曾经有一个小说家,严重抑郁,平常呆在人烟稀少的纽约远郊区。实在吃腻了自己做的饭菜,实在厌倦了自摸用的左手和右手,就一路搭车到纽约,在电话黄页里找到当红女影星的电话,打过去,说,我是写《麦田守望者》的塞林格,我想睡你。然后,他就睡了那个女影星。这,很了不起,但是和钱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曾经有一个画家,年轻的时候血战古人,把所有值得模仿的古代名家都模仿了一个遍,自信造出的假画能骗过五百年内所有行家。后来他到了日本,看到日本号称收藏石涛的第一人,指着此人最珍爱的一套石涛山水册,说是他二十年前的练习。收藏家坚决不信,这个画家说,你找装裱师揭开第四页的右下角,背面有我张大千的私印。这,很了不起,但是和钱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曾经有一个生意人,在手机被诺基亚、摩特罗拉、爱立信等巨型企业半垄断生产了近二十年之后,领导一个从来没有做过手机的电脑企业做出了iPhone。“为什么我会想起来做手机?看看你们手中的手机,我们怎么能容忍自己使用如此糟糕的产品?”这,很了不起,但是和钱没有直接关系。

比如我见过一个陌生人在雨天,在北京,开车。一个行人过马路,匆忙中手里一包桃子掉在马路当中,散落在这个人的车前。这个人按了紧急蹦灯,跳下车,帮行人尽快捡起桃子。这,很了不起,但是和钱没有任何关系。

更简洁的论证是,即使有钱很了不起,但是你有钱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你的钱不是你挣的。

从另一方面讲,钱是好东西,钱是一种力量,使用好了,你可以变得了不起。

比如培育冷僻的声音。在世界各地挑选一百个民风非主流、生活丰富的地方,每个地方租个房子,提供三餐、网络和一张床。每年找十个诗人、十个写小说的、十个画画的、十个搞照片的、十个设计房子的、十个作曲的、十个唱歌的、十个跳舞的、十个和尚、十个思考时间空间道德律的。不找太畅销的,不找成名太久的,不找有社会主流职务的。这一百个人在这一百个房子里生活一年,没有任何产量的要求,可以思考、创造、读书、自摸、吃喝嫖赌、做任何当地法律不禁止的事儿,也可以什么都不做。

比如延续美好的手艺。在世界最古老的十个大城市,选当地最有传统美丽的位置,开一家小酒店,十张桌子,十间客房。不计成本和时间,找最好的当地厨师、用最好的当地原料、上最好的当地酒,恢复当地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最美好的味道、最难忘的醉。盖标准最严格的当地建筑、用最好的当地家具、配最好的当地织物,恢复当地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最美好的夜晚、最难忘的梦。如果在北京开,家具要比万历,香炉要比宣德,瓷器要比雍正,丝织要比乾隆。

比如促进渺茫的科学。对于病毒的理解还是如此原始,普通的感冒还是可以一片一片杀死群聚的人类。植物神经、激素、和大脑皮层到底如何相互作用,鸦片和枪和玫瑰和性高潮到底如何相通?千万年积累的石油和煤和铀用完了之后,靠什么生火做饭?中医里无数骗子,无数人谩骂中医,但是中国人为什么能如此旺盛地繁衍存活?需要用西方科学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实验,先看看中医到底有没有用,再看看到底怎么有了用。

比如推动遥远的民主。在最穷最偏远的两百个县城中,给一所最好的中学盖个新图书馆,建个免费网吧。在图书馆和网吧的立面上贴上你的名字,再过几年,你就和肯德基大叔一样出名了。召集顶尖的一百个学者花二十年重修《资治通鉴》,向前延伸到夏商,向后拓展到公元二零零零年。再过几百年,你就和吕不韦、刘义庆、司马光一样不朽了。

感觉到了吧,再多的钱也可以不够用,花钱也可以很愉快。

余不一一,自己琢磨。

冯唐


谨以此文,送给某位对我选择的生活方式表示强烈质疑的同学。不是每个脸蛋儿长的还能看的女生,都想去泡高干子弟、富二代,并以拿到一张长期饭票为人生中最大的荣耀。我身边,有的是相貌美丽、才华横溢、经历出众的女生,她们都选择靠自己的智慧走下去。既然选了自己想走的路,那么再苦,再累,也就甘之如饴。难道你觉得这是因为咱们轮蹲不是人傻钱多速来的地儿?还是你觉得,女人,压根不配跟男人一样有种?君不闻: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所在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同样是个B,你一路向北能变成NB,撞破南墙不回头,就只能当个SB。

以上

印月顿首

2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