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大宗师

半夜奇遇记



这是真事儿

昨晚我上网到半夜,正要关机睡觉,Mac忽然黑屏,出现类似Dos的界面,屏幕上方缓缓的敲出一行字,”Wake up, 印月…” 然后我就目瞪口呆又毫无意外的看到了下面的两句话…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我仿佛听到微波炉到点时”叮”的一响!身为一个怪鸡,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Matrix找到了我,我还觉得Neo应该早点儿来呢…于是我就兴奋的等啊等啊等啊等,等待敲门声响起…

以上三张截屏,来自昨夜凌晨1点50分

To be continued… 

54 Comments

有物

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 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

40 Comments

I wish you joy and happiness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个对生活没有要求的人。下班的时候,看见最后一抹蔚蓝的天空,就想; 哇,我居然还能看到今天的夕阳哎。然后满心欢喜,仿佛一天的紧张和疲惫都消失在塔桥上空的霞光里;偶尔出门忘记扣大衣,走了一会,居然没觉得冷,反应过来,又满心欢喜,心想:哇,伦敦居然也有春天哎;某日兴起,清蒸一条海鲈鱼,第一次杀鱼,连鱼鳞都不会刮,但吃到嘴里 我又“哇”了一下,惊奇道:天下居然有这么好吃的鱼哎,正点!

察觉到最近“哇”的次数实在有点多,不由的思考了一下,为什么我老是“哇”呢?

五分钟以后,我笑了,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居然是这样子,居然我现在已经沦落成一个对生活没有任何要求的人了。习惯了每天在夜幕中走出办公楼,所以偶尔能按时回家,看一眼落日,就觉得今天RP爆发,老板厚待;习惯了每年长达半年的冬天,难得有一丝春风爬上我的脸,就联想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觉得伦敦的天气也不总是那么难挨;习惯了猪都不吃的英国食物和各种速食,所以过去我连筷子都不碰一下的清蒸鱼,如今也变成了不起的美味。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生活的要求已经变的这样低?虽然从来没有锦衣玉食,但我一直算对生活品质还有点追求的人啊。身为好逸恶劳的射手座,我最讨厌吃苦,只喜欢让自己舒舒服服。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吃苦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以至于偶尔有一点甜,我都要象一个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一样,又惊又喜的说,“哇!不都是苦哎,居然还有点甜哎!”

人生总是爱跟人生观开玩笑。淮南的橘子来到淮北,小王子的玫瑰花变成了出鞘的剑。时过境迁而已,我无话可说。

可是,谁不苦呢?我最爱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身世飘零的小女孩玛蒂达问杀手里昂:人生好辛苦,还是长大就好了?里昂简单地回答:一直如此。玛蒂达明白吗?我想她后来一定懂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大慈大悲的佛说: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其实人生哪里只得这八苦?比方说,我好不容易求得了我想要的,又发觉那其实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怎么办?所以说有时候得到也是一种苦。

这样论证下去很容易陷入虚无主义,所以我决定不再讨论人生的苦。我想说的其实是痛苦的反面,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忍受痛苦?我想到的第一点就是,2012它只是一个传说啊只是一个传说,既然能终结全人类痛苦的末日只是一个传说,我们就不能迷恋它,而要象寂寞哥一样,把内碗叫做痛苦的面继续吃下去。人人都想离苦得乐,可未必人人都明白,苦和乐是相互依存的,没有苦,便没有乐。在沙漠里行走三天,奇寒壮热,口干欲裂,这时候如果找到一口水井,你就能在轱辘的声音里听到世上最美妙的音乐,而生活在泉水边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听到这种音乐。在黑暗中漂浮,象宇宙的一颗尘埃,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往哪里去,这时候只要有一道最微弱的光,就能让你从噩梦中醒来,下去踩在坚实的大地上。醒来的瞬间你其实已再世为人。

“没有困扰,安心就全无价值。没有失败,成功也毫无滋味。没有冷酷,甚至是广泛存在的冷酷,人间真情就会贬值。所以离苦得乐的原意是说,你泡在黄连的大海里,舌头上偶尔落了一滴蜜水。这还没有完,你抬头去看,刚飞过去一只得了糖尿病的海鸥,它正在闹肚子。”

我们之所以离不开痛苦,是因为舍不得这种表面的痛苦能带给我们的极大的好处。只有怀着这样的想法,你才能泡在黄连的大海里,把那一点点甜蜜,变成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

74 Comments

再见 彼得.潘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eter Pan 以后再也没有人 能阻止你回到你的Never Land

你飞吧 尽情的飞吧

如果有一天 我们在星际间重逢

我会给你看你曾经留在我心中的金色火焰

它还在燃烧 它不会熄灭

小飞侠 祝你旅行愉快!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