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也可以清心

Leap Day


风信子开花的时候,好像我家乡名茶碧螺春以前的名字,“吓煞人香”。

内样拼了命的,毫无保留的,要把整个春天都带给你的香味。

45 Comments

没话说,冒个泡




买了一瓶香熏,放在洗手池边,发现厕所立刻由普通厕所升级成文艺厕所,and before things get over done,I’ll make sure it stops there[偷笑]

82 Comments

川上

入秋以后,心境寥廓,廓而忘言,不如大家一起看图。最近在微博发了很多家居图,这是最喜欢的几张。都是些大巧不工的设计,都有一丝暮气,忽然惊觉,原来我的审美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真是,逝者如斯夫啊。几年前我房里还摆满Hello Kitty呢。





59 Comments

手倦抛书午梦长

又是一年中秋啦,月楼主祝各位,双双对对,团团圆圆,欢欢喜喜,暮暮朝朝。

51 Comments

画眉

晚来寂静,试新妆。小时候看[历朝妆史],印象最深的就是唐朝仕女的蛾眉,圆圆两片,高高飞起,乍看很雷,再一端详,觉得,那也是“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的雷啊。

唐玄宗曾让画工设计数十种眉形,有鸳鸯眉、蝴蝶眉、远山眉、小山眉、五岳眉、三峰眉、函烟眉、拂云眉、倒晕眉、桂叶眉、黑烟眉、半额眉。名字都好听的紧,但我觉得最动人的还是蛾眉和远山眉。

欧阳大人是个妙人,他写“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从此长眉入鬓的远山眉,就带上了点“莫道春山远,行人更在春山外”的小愁绪,让人块然独立,思绪翩跹。

蛾眉呢,大约正好站在远山眉的另一面。杜甫写虢国夫人,“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把一个恃宠而骄,持靓行凶的美妇写的入木三分。而周昉的传世名作,绢本设色[簪花仕女图],画几位衣饰华丽,云鬓高髻的贵妇赏花游园的情景,这几位仕女也都是蛾眉高耸,明明富贵逼人却又让人觉得清雅娴静,身处满园春色却又似乎寂寞无限。蛾眉,从此在我心里,就和骄纵,权柄,寂寞,沉静这些词联系在一起。

好吧,我呢,其实是无聊,工作越忙越想跟自己玩。各位看官呢,就轻点砸,万圣节我还要全套打扮出去吓老外呢。TVB都说了,呐,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你说是不是? 


簪花仕女图(局部)

75 Comments

夏安

月楼主拜别。各位夏安。两周后再见。

43 Comments

手工


农场买香草,剑桥扯花布。斜日倚窗户,缝成香囊two。

老妈,你要哪个?

48 Comments

玻璃溪流





1。雷声轰传,让人心慌意乱。我抱膝坐在落地窗前,看白茫茫的大雨落下来。想,擦,又一个周末就这么废了。

2。今年轮蹲没有夏天,温度始终徘徊在十五度上下,冷的一刚。哪天出门忘穿外套,立马能感受[观沧海]里那秋风萧瑟的意境。我一直觉得世界上分两种人,一种人的心情受天气影响,另一种人的心情能够影响天气。自称太阳的尼采肯定是后一种人,吾生也晚,木有目睹过尼太阳的风采,只好盼望沐浴更多真实的阳光。汗流浃背,才是真正的夏天好么!

3。落雨天,读书天。随手抽,解救经年未读书,居然抽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花一个晚上看完了。没有想像中那么魔幻,甚至连该书的主旨,孤独,也没怎么体会到,唯一让我感到一丝眩晕的,是凌晨三点,读罢全书,从沙发上坐起的内一刻。心中惶惑,这可是无数人推荐的超级豪文啊,为啥我一点都看不出它牛B?想了半天,觉得该书除了宣扬不伦恋和宿命论之外,实在没啥希奇之处,当然对我这种涉世未深的读者来说,当黄书看倒是蛮刺激的。只好不揣浅陋和冒昧,上豆瓣连夜翻阅几十篇书评,看完长吁一口气,原来内些紧赶着去拍老马马屁的文艺青年们,也没几个读懂了啊。。排名前30的书评,唯一中肯的一篇,是摘抄于老马自己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礼上的演说,难怪句句中的,别的,我靠,我只想说,文艺青年的名头就是给你们这帮自诩孤独自诩风流自诩深刻的傻B们搞坏的好么?早点回家吃饭吧,没事儿装什么大尾巴鹰!

4。全文唯一挺喜欢的一段,是绑在栗子树上度过漫长岁月的老爷爷荷塞。阿尔卡蒂奥被强行搬回卧室以后,“他一呼气,屋里的空气中便充溢着幼蘑,鸡蛋花以及经年凝聚的风雨味道。次日清晨,床上不见了他的踪影。各个房间找过一遍之后,乌苏拉发现他又回到了栗树下。” 站成一棵树!是多梦幻啊!不久后,他去世了,“木匠们开始为他量身打早棺材,他们透过窗户看见无数小黄花如细雨缤纷飘落。花雨在镇上落了一整夜,这寂静的风暴覆盖了屋顶,堵住了房门,令露宿的动物窒息而死。如此多的花朵自天而降,天亮时大街小巷都覆上了一层绵密的花毯,人们得用铲子清理出通道才能出殡。” 我得承认,像我这么肤浅的人,在[百年孤独]里获得的最美丽的阅读体验,就是这一段了。

5。以后再也不强迫自己读名著了,今年年初,读陀思妥耶夫斯基读的我痛不欲生,读卡夫卡读的我几欲撞墙。我就不是一个墨迹又绝望的人,怎么可能理解[罪与罚]的痛苦,[城堡]的荒唐?这世上有很多书,有些对你脾胃,读之襟怀大爽;有些开卷有益,读来见识日增;有些则纯为大名而读,读的自己极其憋屈。算了,人生苦短,我并不需要去体会每一个诘曲幽深的灵魂,就算他再伟大,与我何干?还是畅怀适意,随兴所致比较容易性感。

6。睡了。照片都是去年拍的,阿尔卑斯山麓。

72 Comments

通天藤

小时候玩超级马力,第一关有个通天藤有木有!顺着通天藤可以爬到云上,拣好多好多金币有木有!奇怪的是,长到某一岁,忽然发现,无论踩扁多少蘑菇,撞烂几个烟囱,通天藤就是再也找不到了。通天藤跟童年一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消失在滚滚东去的流云里。

后来去看米罗的画展。米罗一直是我的心头好,地位仅次于梵高。艺术有多主观?三年前我看米罗,只觉得他的甜蜜像最闪亮的星星,轻易溶化了我的心。三年后,在Tate Modern人潮汹涌的大厅里,我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原来我最亲爱的米罗,并不是“永远的经典的我们的甜心”,不是!原来他也经历过那么多的痛苦和挣扎,原来他也有着无法表达的孤寂和无助。我喜欢了米罗这么多年,居然从来就木有发现过。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米罗的心迹,是因为我在他的画里,反复的看到一把梯子,一把通向天空的梯子,架在空气里,架在无垠的荒漠里,架在繁星里。你看不到内梯子来自哪里,你也看不到它伸向何方。可是在你心里,你就是知道,这是一把通天的梯子,顺着它爬上去,你就可以逃逸,逃离浑浊的大气层,逃到奥特曼跟小怪兽一起Party的星际里。那里没有忧愁,也没有烦恼,只有星星唱歌,小鸟舞蹈。至于若安•米罗,一个连忧愁和愤怒都能变成诗歌的画家,叫我如何不爱他?

再后来,我们家的红薯不堪冷遇,在被遗忘在厨房一角三四个月后,冒出了两根芽。内芽愈长愈烈,终于让我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潜入楼下小花园,薅了资本主义一盆土。然后我的通天藤就有了家,投桃报李般以见风长的速度乎乎乱蹿,我去哪个房间都带着它,只要10分钟不见它就又高了一点!我简直明白了为人父母的感脚,别看我的孩子长的丑,这是我的孩子!我的!我看着它长出第一片叶子,我听见它在夜里呼吸,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根在泥土里嗤嗤疯长。每天晚上,我喝正山小种,它就喝正山小种;我喝凤凰单枞,它就喝凤凰单枞。它从来不挑,多么听话!这世界上有无数美丽的植物,珍贵的植物,可是我没有驯养过它们,它们是好是坏,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也不会为它们的死活掉眼泪。只有我的通天藤是不一样的,跟所有的植物都不一样。因为它,我见证过生命的奇迹;因为它,我梦想又回来了,也许有一天我可以爬到天上去呢!

通天藤,你生长吧!

56 Comments

我是有多爱印象派啊

感谢K老师,感谢Paintit。刚才我看着一笔一画生成的图像,心脏猛烈跳动,头发晕,眼角湿润,初恋的少女看到意中人也就这反应了吧,我是有多爱印象派啊!!!!!

8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