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月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Homepage: https://myramylove.wordpress.com

从京都到巴黎

DSC04849
DSC04924
DSC04917
DSC04907
DSC04838
DSC05042
DSC04827
DSC05101
DSC05072
DSC0895
DSC05071
DSC04992
DSC05130
DSC04937
DSC05107
DSC05161
DSC05175
DSC05602
DSC05201
DSC05226
DSC05282
DSC05200
DSC05214
DSC05289
DSC05277
DSC05266
DSC05309
DSC05318
DSC05431

六月一直马不停蹄,从京都到上海再到巴黎。

初到京都,一夜没睡。天亮起来闲逛,像走进一个个放大的盆景里,满眼尽是克制而精确的美。这种美未必是我的茶,然而内种对美极致的追求却让人肃然起敬。在银阁寺的半山腰凭栏远眺,周围人声如沸,突然想起川端康成写一个少年,“倚着栏杆,闭上眼睛,想倾听那几乎听不见的潺潺流水声,而不是人潮或电车的轰鸣。” 刹那间体会到诧寂之美,仿佛听到青碧的流水声。在清水寺被一群穿校服的女学生求合影,不明所以,拍完她们害羞的指着我说,beauty beauty,一笑露出年轻的小虎牙,矮油,真是totally made my day.

第二天拜访安藤雅信先生的工作室,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出租车开进山里的时候,熹微的晨光刚从林间升起,想起小时候很喜欢的一句诗: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安藤先生真是会选地方,百草以前只是Google Map上一个小红点,现在却变成我眼前苍苍横翠微的一座庭院,简直不能更开心。我对瓷器的热爱也不知来自哪里,小时候几乎所有的零花钱都拿去买古瓷。这两年逐渐发现了几位很有灵气的当代作者,审美好到让我简直想抱着他们痛哭一场,所以山长水阔,踏雪也相过。好东西光看怎么够,要摸,要品,要用,对器物的精气神,才会愈加了解。选了两大筐,下山时俾睨四顾,自觉富甲天下。

第三天去了伏见稻荷大社。我感觉我旅游是真心闲散,别人一天赶八个景点,我就去一两个,慢慢逛,随意瞧,不赶时间不求全,看到多少都是赚了。说回稻荷大社,日本人对朱红色的热爱真是无处不在。并且我发现同一元素不停堆砌就是壮观,比如沙漠、海洋、一路盘旋到山顶的红色鸟居。

第四天在鸭川,鸭川是一条河的名字,流过京都中央。其实我第一晚经过的时候并不知道它的名字,当时我们正要去艺妓出没的四条河原町吃饭,黄昏时站在桥上,看到一片大水莽莽西去,晴川历历,御柳微斜,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却觉得这个情景如此熟悉。饭后回来坐在河边,对岸华灯已起,星月在天,而灯火星月都溶在荡漾的波光之中,随波乍离乍合。细草微风岸,两个粉颈低垂的和服少女在身旁轻声交谈,我抱膝而坐,想起时光不舍昼夜,但千百年前的人见到的这桥这河这星光却并无二致,一时时空惚忪,仿佛来到平安时代。

讲真,这次旅行让我对日本有了完全不一样的认识。作为一个江苏人,我对日本可以说从无好感。可是真的踏上了这块土地,才发现自己先前的偏见有多愚蠢。日本人用他们的细致、礼节和对美登峰造极的追求打动了我,我感受到一个很了不起的文明,心存敬意,想要更多的去体会,去了解。真好,旅行的意义之一,就是让人睁开眼,自己去感受世界吧。

从京都回来后就去了巴黎,参加最好朋友的婚礼。看到新娘子从花山花海中走下楼,在Canon in D的伴奏中,心里不是不感动的,多么美的新娘子,多么美的婚礼啊!然后我都不好意思讲,有一个人怎样连手都没伸,却又一次被新娘的捧花砸中,恩,somebody,I’m not gonna tell you who,lol

Advertisements

11 Comments

一分流水

1.我已经渐渐习惯拿iphone拍照而不是相机,在朋友圈写一段段的文字而不是文章。木心先生说,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尼采说,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亦将回以凝视。都很对。但起码我还在拍,还在写,还在思考,所以在深渊里呆着也没什么不好

2.这一年都快过去一半啦,虽说春色三分,总归是两分尘土,一分流水。但时间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所以管它呢,重要的是继续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继续生猛下去,以为什么都捶不了我

3.果然是射手座B型血,简称2B

4.其实我最欣赏内种内心如碧空般高远的人。比如我只读过他一篇文章就成为他终身走狗,论可爱整个中国文学史上只有庄子可以一拼的金圣叹。在内篇叫做三十三不亦快哉的文章里,他说,有天饭后无事,翻出数十百张欠条,想想欠债的人“或存或亡,总之无有还理”,于是“背人取火拉杂烧净,仰看高天,萧然无云。不亦快哉!” 看到这里我要哭了,好一个仰看高天,萧然无云,难道这不是你的胸怀吗金先生?又比如洛阳城东,绿竹翁教令狐冲弹琴。“令狐冲学得几遍,弹奏出来,虽有数音不准,指法生涩,却洋洋然颇有青天一碧、万里无云的空阔气象。绿竹翁道:“令狐兄弟今日初学,但弹奏这曲碧霄吟,琴中意象已比侄儿为高。琴为心声,想是因他胸襟豁达之故。” 又要哭了,“青天一碧、万里无云”的,不是我们令狐少侠的心吗?世上有过这样的人真是太开心

5.这几个月我干了什么?除了工作好像就是走走看看玩玩,遇到感兴趣的东西就研究一下,有意思的人就交流一下,蛮好。人生就应该浪掷在自己喜欢的地方

6.上周末去约克参加Phoebe同学的婚礼,Castle Howard is too grand. 吃饭的时候想起傲慢与偏见里的Miss Lizzy,感觉这里好像是她生活的世界,而我们仁慈的爱神简奥斯丁此刻正在窗外修剪玫瑰。半夜跳完舞出来,四野一片漆黑,精神却明亮如同天上的星。拎着鞋踩在湿冷的草地上,一抬头,多年未见的北斗七星就在头顶闪着泠泠微光

7. 那一刻,古往今来,天涯两段,好像都消失了

IMG_3354
IMG_3352
IMG_3479
IMG_3202
IMG_3696
IMG_3684
IMG_3687
2015-05-09 19.04.51
IMG_3948
IMG_1763
IMG_2263
2015-01-14 22.28.31
2015-01-14 22.29.47
IMG_3487
FullSizeRender
IMG_3704
IMG_4256
FullSizeRender(1)
IMG_5236
IMG_5238
IMG_5235
IMG_5223
FullSizeRender-1
IMG_5240
IMG_5251

11 Comments

回乡记

“一个人睡着时,周围萦绕着时间的游丝,岁岁年年,日月星辰,有序地排列在他身边。”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写。我睁开眼,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四下莹光灿烂,悄然无声,只有乐乐毛茸茸的小身体,在熟睡中一起一伏。恍惚间我觉得阳台好像一个小小星体,和别的星球远隔数千光年,相望不相闻,是茫茫太空中一个寂静光明的所在。

回乡三周,来去如风。见了几个想见的人,办了几桩要办的事,不胜欢喜。匆忙中去了一趟苏州,一趟杭州,虽然前者只呆了几小时,后者不到一天。去苏州看唐解元,顺带看了贝聿铭大师的枯山水。苏博里看展的几个寻常阿婆,亦能对沈周仇英娓娓道来,老怀甚慰,我江南士子文气不绝。从苏博出来,带总裁去我十几岁时常去的苏州国画院,故地重游,粉墙依旧,听枫园却已人去楼空。扣了半天门,看门人早就不认得我了,一阵黯然。直到去对面得月楼大啖一顿松鼠鳜鱼和桂花糖藕,重回苏州内种甜咪咪笃悠悠的感觉才又弥漫心头。去杭州拜访一位我找了很久的陶作者,一年前我曾对他的青釉葵口碗大为惊艳,念念不忘,万水千山,终于给我找到他世外桃源里鸡犬相闻的小院。这位蓝兄弟为人颇有古风,竟然要把我看中的东西都送给我,大为感动,暗想莫不是蓝凤凰遇到了令狐冲?出来后去了黄龙洞的月老祠,十二年前我曾在此许下心愿,如今鸳盟既谐,必须要亲自来还愿拜谢。最后去西湖的时候已近黄昏,湖气横白,远山如黛,柳浪在十里春风里交舞着变,腊梅开了,桂花还在,残荷落进斜阳外。西湖就像一个未竟的梦,从千年前一直做到今。走在白堤,我看到唐朝的山,宋朝的水,一抬眼,明朝的张岱正在湖心亭发呆。

千百年的时光好像都在。

有时候我不知道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好像一切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我伸出手,指尖所及,那些环绕在我身边的日月星辰,岁岁年年,就变成一个个透明泡沫,轻盈的上升,上升,破裂。于是往日重来,于是我知道只要发生过的,它就永远都在。

所以,说什么已无岁月可回头,何必回头。过往的岁月它环绕着你呢,风风雨雨,时时鲽鲽鹣鹣,翠翠红红,暮暮朝朝年年。

而我穿过所有岁月,只为在人生这场豪雨里,遇到你。

IMG_0508
IMG_0509
IMG_0511
IMG_0605
IMG_0659
IMG_0299
IMG_0313
IMG_0231
IMG_0537
IMG_0999
IMG_0997
IMG_0905
IMG_0831

我以前拍照是拿单反的,后来用微单,现在直接手机。以前我觉得照片重要的是惊艳,是找到别人没想到的构图,角度,光,现在觉得,照片嘛,记录下内刻的状态就好,比如多年后看到内只红彤彤的大闸蟹还能想起内个阳光很好的下午,看到内棵桂花树还闻得到西湖边四溢的花香,足矣。

29 Comments

梅庄

其实我最近常常觉得很空虚,内种空虚,怎么说呢?令狐冲从西湖梅庄的地牢里出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山野。他试了下内功剑法,比过去高出太多,“我这身功夫,师父师娘是无论如何教不出来的了”。 他开始是惊讶欢喜,可是在溪边悄立片刻,却陡生一阵酸楚,“自觉一生武功从未如此刻之高,可也从未如此刻这般寂寞凄凉。独立溪畔,欢喜之情渐消,清风拂体,冷月照影,心中惆怅无限”。

我当然不能跟令狐少侠比肩,可是他那一刻的寂寞,我却很能了解。前几天吹生日蜡烛的时候,想了半天,发现居然没有什么愿望可许,我过去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得到,不但得到,还远超所望。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呵呵呵才好。也不知道人生这个庄家跟我赌牌九的时候,放了什么水,先摸到丁三,又来张二四,丁三配二四,凑成一对至尊宝。大杀四方。我靠。

不是我矫情,得了便宜还卖乖。只是叔本华内个悲观的屌丝说的最好,得不到就痛苦,得到了就无聊,人生就像钟摆一样在痛苦与无聊之间摇摆。我已经实现了少年的自己几乎所有的梦想,突然之间,不知道接下来那么漫长庞大的人生,要拿来做点什么才好。

你知道,我们的星球只是我们这个星系里千亿颗星球之一,而我们的星系又是千亿个类似的星系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宇宙的大和小都无法想象,而时间,不管是不是从大爆炸算起,都长到令人绝望。有的时候我想想宇宙,就觉得人生简直是个笑话,而我们这些奇怪的生物,人呢,既渺小到不值一提,偶尔又能把自己激动到热血沸腾,真是奇怪啊。但我还是不太关心人类,更无心研究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有内个功夫,我倒愿意想想超弦理论。宇宙,是我有生之年,惟一渴望了解的真相。

难道是要转去研究天文物理么?嘿嘿嘿。

博客真好,像个树洞一样聆听我的沉默,也聆听我的吐槽。吐完爽了。少侠睡觉去也。

照片虽渣,也能纪念过去的几周,留着吧。

2014-11-03 16.27.16
2014-11-26 18.31.59
2014-11-24 12.40.26
2014-11-24 12.50.09
2014-11-23 20.23.01
2014-11-12 16.31.56
2014-11-16 13.33.15
2014-12-07 00.28.25
2014-12-06 20.24.53

18 Comments

Moments

如果你能原谅我手机拍照的渣画质,那么以下照片是从今年八月四号开始。

小时候读射雕,对一个情节印象深刻。那是郭靖跟着黄蓉来到桃花岛,并答应永不离开。

“黄蓉听了这话,向郭靖呆望半晌,两道泪水从面颊上缓缓的流了下来。郭靖低声道:“蓉儿,你还要什么?” 黄蓉道:“我还要什么?什么也不要啦!” 秀眉微扬,笑靥如花,叫道:“若是再要什么,老天爷也不容我。” 长袖轻举,就在这花树底下舞蹈起来。” 落英缤纷中,黄姑娘宛如仙子,好看煞人。

“我还要什么?什么也不要啦!” 多年以后,我正在街上走,这句话突然涌上心头。

“若是再要什么,老天爷也不容我。”

CYMERA_20140803_201945
CYMERA_20141022_190626
CYMERA_20141004_200947
IMG_0911
IMG_0922
IMG_0673
IMG_0690
IMG_0508
CYMERA_20141016_135131
CYMERA_20141018_215339
CYMERA_20141019_181811
CYMERA_20141019_1813238
IMG_0998
CYMERA_20141021_132549
IMG_1100
IMG_1121
IMG_1136
CYMERA_20141010_174850
CYMERA_20141021_173953
IMG_1049
IMG_1179
IMG_1156

18 Comments

湖区

DSC03361
DSC02993
DSC06561
DSC06948
DSC02975
DSC02845
DSC03080
DSC06835
DSC03375
DSC03057
DSC02676
DSC03377
DSC02858
DSC02918
DSC06876
DSC03221
DSC03070
DSC03123
DSC03293
DSC03236
DSC03196
DSC06711
DSC03034
DSC02950
DSC02704
DSC02646
DSC02692
DSC06742
DSC03246
DSC027222
DSC06793
DSC03254
DSC03271
DSC06701
DSC06927
DSC06942
DSC06599
DSC03158
DSC02710
DSC03359

在湖区住了几天。租的石头房子门前种着蔷薇,壁炉边放着William Wordsworth的诗。诗呢,我读了几首就放下了,写山水田园,谁能跟陶潜、王维比肩呢 -- 但心境是相似的 --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得意或者不得意,进了山,见着水,世间的功名利禄、熙攘纷繁,就都撂一边吧,不是不想,是压跟想不起来,看吧,只有山谷里升起来的白云才是无穷无尽的。

我懒嘛,每天hiking挺累的,睡到自然醒,开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坐着看看水,看看山才是最喜欢的。我可以一坐一天,如果肚子不饿的话,我简直想一直坐到满天星星砸下来,坐到青苔爬上我的脸。就这么一直坐在溪边,一睁眼,看到绿得透明的树梢间蓝得失真的天,或者在湖边晒的发热的石头滩上睡过去,草帽遮着脸,醒来发现旁边三只绿头鸭还兀自酣睡。

你以为人生有几个这样的时刻?

离开前的最后一晚,吃完饭开车回家,车过最近的小村庄,我突然看见月亮。大,大的让人头发昏,黄,是内种特别莹润可爱的荧光黄,简直和吉米的绘本《月亮忘记了》里一模一样;十点多的夜空是Tiffany Blue,澄净至极的湖蓝色;而山脊是一条甜蜜柔和的蛋青。所有这些颜色揉在一起,圆月,山脊,晚空,嗷,我简直。。。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相机太烂拍不下来,车速又太快,我只有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不说一句话。我不能留住你,我只能看着你,直到你消失在我视线的最后一秒。

对一生中喜欢过的人和物,我好像一直如此。

37 Comments

观画记

去了趟V&A,看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ainting 700 – 1900 画展。看到范宽,马远,夏圭,米友仁,看到钱选,王冕,赵孟頫,倪云林,看到沈周,唐寅,文徵明,仇英,董其昌,看到石涛,八大,老莲,法若真。

感受最深的画如下。

徽宗《摹张萱捣练图》

宫墙深深,良夜寂寂,天青汝窑三足炉缓缓升起幽香几缕。徽宗凝目良久,手腕略抖,几点翠钿便绽开在仕女的双眉之间。他注视着仕女那薄如蝉翼的罗裙,娇矜眡娗的神情,煌煌然如同沐浴在苎萝溪边的春风里,不由停下笔来,拈须微笑。

九百年后,我站在V&A人头涌动的展厅里,躬身前倾,鼻尖几乎贴上玻璃。我注视着内些盛装捣丝的仕女,我看到她们脸上淡淡的红晕,春水一样轻柔的衣裳,我仿佛看到徽宗细细勾摹的内些夜晚,北斗参差,金殿无人,夜凉如水,他的手指握着笔,他的呼吸跟我的呼吸只隔着一块玻璃而已。

两三个乐符流萤一样飘过,我直接穿越了好吗。徽宗,我是你的脑残粉!

122426700
201162993818537
136584_1289539632W4y6

郑思肖《墨兰图》

没想到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所南翁唯一传世的作品。以至于当墨兰图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时,由于过度惊喜,我呆若木鸡口斜眼歪的站了好几分钟。

郑思肖这个傻老头,宋室亡后,他终身心向南逃的宋朝皇帝,干脆起名所南,平时“所居萧然,坐必南向,遇岁时伏腊,辄野哭,南向拜而返”,一辈子怀念前朝,连老婆都没娶。他画兰花都不画土,也不画根,示意自己这个大宋子民已是无土无根之人。可是他兰花画的真好,寥寥几笔,柔韧中全是风骨,正如他自己所说,“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后世画兰花著名的马湘兰,郑板桥,一个流于柔媚,一个疏狂过头,都比不上所南翁笔下的节制,蕴藉和清通自如。

也许是心境吧,以前看高居翰的书,看到过所南翁的一方印文,“求则不得,不求或与。老眼空阔,清风今古”。就这十六个字,看到之前我不知道郑思肖是谁,看到之后我立刻知道这位前辈,不管他是谁做过什么,他必然是我的知己。

求则不得,不求或与。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墨兰图,想想都要流眼泪。

zhengsixiao001

王翚《太行山色图》

Jason同学最近在狂读唐诗宋词,问我,为什么古人老是写登临,登临,登临?我不晓得怎么回答,只能回答他登临时内种意象让人特别感慨万千。然后我们一起去看画展,看到这幅画 —— 我才疏学浅,并不晓得王翚就是大名鼎鼎的王石谷,只当是清朝一个寻常画家 —— 可是这幅横卷,在展览的那么多山水画里,是惟一一幅让我一站在它面前,就感觉如临山巅的画,多看几眼,扑面而来的山岚就打湿了我的脸。

从图卷右边开始,只见太行巍巍其高,云升雾绕,顺着笔势极目远眺,一片大水浩浩东去,没入天际,让人顿生无穷无尽之感,襟怀为之大畅。如果让我的古画启蒙老师高居翰先生来评价这幅画,他多半会说此画构图大大的别出机杼,别有匠心,我只略懂一二,就不多说见笑于方家了。

后人推王石谷为清初四王之首,看来绝非过誉。王石谷胸有丘壑,笔墨尽得天然真意,让我们在灯光昏暗的V&A,感受到那千古不绝绵延万里的登临意。

65978724101449825352

樊圻《长江图》

股沟图片上找不到原画,只能留一点想象的空间给大家了。别的倒也没什么,但是我在这幅画前哭了足足十分钟。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的冬天,在一个小村庄看到长江的景象,日暮,炊烟,寒鸦,浩浩汤汤的江水,横无际涯的天边,跟画里一模一样。

十一年了,长江还是长江,我却已在天涯。

用辛大人的词结尾,“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34 Comments

星辰大海

DSC04165
DSC04581
DSC05053
DSC05014
2013-10-01 16.42.28
DSC04170
DSC05359
DSC05148
DSC04605
DSC05633
DSC05432
DSC05418
DSC04690
DSC04884
DSC04998
DSC05535
DSC05475

2013年就这样过去了,和往年并无不同。这一年我得到了许多东西,但是和内首著名的小清新歌曲相反,我得到的都是人生,失去的全是侥幸。我常常觉得这是一生中最好的时候,就像一艘涨满了帆的船,我的征途惟有星辰大海。对于2014年,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只希望能航行向更辽阔更深邃更丰富的海域,去看从没有看过的风景,遇到各种奇花异草,最后自己也变成奇花异草,映照在东方闪闪发亮的夜空 :)

照片摄于希腊两个小岛,Kefalonia和Zakynthos,游客罕至,美若明霞

30 Comments

大数和Christmas Bash

前几天重看了一遍Titanic,最深的感慨是,内些最好的东西,比如爱,青春,美,相聚的时光,心动的刹那,都很短暂,且不可延续,长则若干年,短不过一瞬间,不管我们多么希望它们能永垂不朽,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可我还是想在无常中寻找常,在insane里寻找sane,向死而生,在一普朗克时间里看到恒河沙,阿僧袛,那由它,不可思议和无量。

20131219_233049
20131219_233216
20131219_155730

以上是前几天晚上跟同事出去玩儿的照片,too much drama,but I had a great time.

祝每个人都圣诞快乐!

9 Comments

生生世世

DSC03086

DSC03090

DSC03093

2013-10-09 23.03.02
CYMERA_20131016_194126
2013-10-26 19.24.30

小镜湖,雷雨夜,萧峰误伤阿朱,他抱着阿朱逐渐冰冷的身体,在四野狂奔,怀中之人已经不再呼吸,他的心也越来越冷,绝望像黑夜一样渗透肌理,侵入肺腑。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他却看不见,听不见,因为阿朱,阿朱死了。。

过去每次读这一段都很难过,可是内种伤心,我当时并不懂得。

第四次去花园的时候,我终于在树林后面找到了兔儿,它象睡着了一样,软绵绵的躺在一堆树枝后面。我呼唤它,兔儿,跟妈妈回家。它不动,我心头掠过一丝阴影。我过去抱它,发现它小小的身体已经冰凉。我吓疯了,抱住它就朝家跑,四周天全黑了,我浑身都在抖。我不停的跟它说话,兔儿,你醒醒,兔儿,你不要吓妈妈。可兔儿一动不动,到家门口了,我在灯光下检查它的身体,它僵硬冰凉,一道鲜血从鼻子里流出来,我抖的厉害,我摸它的心跳,已经没有心跳了。。我跪在它面前,轻轻摸它的头,希望兔儿突然醒转,像平时那样回过头来舔我的手。可是我的兔儿,它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那么小,那么冰凉,它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周围一片黑暗,我听到自己发疯一样的哭声。我一生之中,从未如此刻这样害怕,这样绝望。

兔儿死了。

可是我多想一辈子和它在一起。照顾它,每一天,都告诉它,我真的好爱它。

庄子的妻子去世了,庄子鼓盆而歌。惠子不理解,说你妻子陪你一世,她死了你连哭都不哭,太过分了吧。庄子说:开始我也难过啊。可是我一想,生命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就像春夏秋冬内样自然过度。现在她安息在天地之间,我要是哭哭啼啼,不是太不通情理了吗?

对于生死,我以前一直是这么想的。可是我从来没想过,所谓潇洒达观,不过是因为我有限的人生中只有生离,从未有死别。直到兔儿离开,我才知道死亡原来是真的,是这么残酷的一件事啊。前一晚还在我膝边咕咕叫开心的跑,下一晚就天人永隔。我就算想破了脑袋,就算倾家荡产,兔儿也不会活过来了。它只有永远活在我心里。我从不相信来世,可我现在真的很希望死后能跟兔儿重逢。我一想到兔儿自己躺在它小小的冰凉的坟墓里,我的心就要流血啊。

天长地久,人生几时,先后无觉,从尔有期。

1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