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5

回乡记

“一个人睡着时,周围萦绕着时间的游丝,岁岁年年,日月星辰,有序地排列在他身边。”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写。我睁开眼,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四下莹光灿烂,悄然无声,只有乐乐毛茸茸的小身体,在熟睡中一起一伏。恍惚间我觉得阳台好像一个小小星体,和别的星球远隔数千光年,相望不相闻,是茫茫太空中一个寂静光明的所在。

回乡三周,来去如风。见了几个想见的人,办了几桩要办的事,不胜欢喜。匆忙中去了一趟苏州,一趟杭州,虽然前者只呆了几小时,后者不到一天。去苏州看唐解元,顺带看了贝聿铭大师的枯山水。苏博里看展的几个寻常阿婆,亦能对沈周仇英娓娓道来,老怀甚慰,我江南士子文气不绝。从苏博出来,带总裁去我十几岁时常去的苏州国画院,故地重游,粉墙依旧,听枫园却已人去楼空。扣了半天门,看门人早就不认得我了,一阵黯然。直到去对面得月楼大啖一顿松鼠鳜鱼和桂花糖藕,重回苏州内种甜咪咪笃悠悠的感觉才又弥漫心头。去杭州拜访一位我找了很久的陶作者,一年前我曾对他的青釉葵口碗大为惊艳,念念不忘,万水千山,终于给我找到他世外桃源里鸡犬相闻的小院。这位蓝兄弟为人颇有古风,竟然要把我看中的东西都送给我,大为感动,暗想莫不是蓝凤凰遇到了令狐冲?出来后去了黄龙洞的月老祠,十二年前我曾在此许下心愿,如今鸳盟既谐,必须要亲自来还愿拜谢。最后去西湖的时候已近黄昏,湖气横白,远山如黛,柳浪在十里春风里交舞着变,腊梅开了,桂花还在,残荷落进斜阳外。西湖就像一个未竟的梦,从千年前一直做到今。走在白堤,我看到唐朝的山,宋朝的水,一抬眼,明朝的张岱正在湖心亭发呆。

千百年的时光好像都在。

有时候我不知道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好像一切都变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我伸出手,指尖所及,那些环绕在我身边的日月星辰,岁岁年年,就变成一个个透明泡沫,轻盈的上升,上升,破裂。于是往日重来,于是我知道只要发生过的,它就永远都在。

所以,说什么已无岁月可回头,何必回头。过往的岁月它环绕着你呢,风风雨雨,时时鲽鲽鹣鹣,翠翠红红,暮暮朝朝年年。

而我穿过所有岁月,只为在人生这场豪雨里,遇到你。

IMG_0508
IMG_0509
IMG_0511
IMG_0605
IMG_0659
IMG_0299
IMG_0313
IMG_0231
IMG_0537
IMG_0999
IMG_0997
IMG_0905
IMG_0831

我以前拍照是拿单反的,后来用微单,现在直接手机。以前我觉得照片重要的是惊艳,是找到别人没想到的构图,角度,光,现在觉得,照片嘛,记录下内刻的状态就好,比如多年后看到内只红彤彤的大闸蟹还能想起内个阳光很好的下午,看到内棵桂花树还闻得到西湖边四溢的花香,足矣。

2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