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4

梅庄

其实我最近常常觉得很空虚,内种空虚,怎么说呢?令狐冲从西湖梅庄的地牢里出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山野。他试了下内功剑法,比过去高出太多,“我这身功夫,师父师娘是无论如何教不出来的了”。 他开始是惊讶欢喜,可是在溪边悄立片刻,却陡生一阵酸楚,“自觉一生武功从未如此刻之高,可也从未如此刻这般寂寞凄凉。独立溪畔,欢喜之情渐消,清风拂体,冷月照影,心中惆怅无限”。

我当然不能跟令狐少侠比肩,可是他那一刻的寂寞,我却很能了解。前几天吹生日蜡烛的时候,想了半天,发现居然没有什么愿望可许,我过去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得到,不但得到,还远超所望。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呵呵呵才好。也不知道人生这个庄家跟我赌牌九的时候,放了什么水,先摸到丁三,又来张二四,丁三配二四,凑成一对至尊宝。大杀四方。我靠。

不是我矫情,得了便宜还卖乖。只是叔本华内个悲观的屌丝说的最好,得不到就痛苦,得到了就无聊,人生就像钟摆一样在痛苦与无聊之间摇摆。我已经实现了少年的自己几乎所有的梦想,突然之间,不知道接下来那么漫长庞大的人生,要拿来做点什么才好。

你知道,我们的星球只是我们这个星系里千亿颗星球之一,而我们的星系又是千亿个类似的星系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宇宙的大和小都无法想象,而时间,不管是不是从大爆炸算起,都长到令人绝望。有的时候我想想宇宙,就觉得人生简直是个笑话,而我们这些奇怪的生物,人呢,既渺小到不值一提,偶尔又能把自己激动到热血沸腾,真是奇怪啊。但我还是不太关心人类,更无心研究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有内个功夫,我倒愿意想想超弦理论。宇宙,是我有生之年,惟一渴望了解的真相。

难道是要转去研究天文物理么?嘿嘿嘿。

博客真好,像个树洞一样聆听我的沉默,也聆听我的吐槽。吐完爽了。少侠睡觉去也。

照片虽渣,也能纪念过去的几周,留着吧。

2014-11-03 16.27.16
2014-11-26 18.31.59
2014-11-24 12.40.26
2014-11-24 12.50.09
2014-11-23 20.23.01
2014-11-12 16.31.56
2014-11-16 13.33.15
2014-12-07 00.28.25
2014-12-06 20.24.53

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