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4

湖区

DSC03361
DSC02993
DSC06561
DSC06948
DSC02975
DSC02845
DSC03080
DSC06835
DSC03375
DSC03057
DSC02676
DSC03377
DSC02858
DSC02918
DSC06876
DSC03221
DSC03070
DSC03123
DSC03293
DSC03236
DSC03196
DSC06711
DSC03034
DSC02950
DSC02704
DSC02646
DSC02692
DSC06742
DSC03246
DSC027222
DSC06793
DSC03254
DSC03271
DSC06701
DSC06927
DSC06942
DSC06599
DSC03158
DSC02710
DSC03359

在湖区住了几天。租的石头房子门前种着蔷薇,壁炉边放着William Wordsworth的诗。诗呢,我读了几首就放下了,写山水田园,谁能跟陶潜、王维比肩呢 -- 但心境是相似的 --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得意或者不得意,进了山,见着水,世间的功名利禄、熙攘纷繁,就都撂一边吧,不是不想,是压跟想不起来,看吧,只有山谷里升起来的白云才是无穷无尽的。

我懒嘛,每天hiking挺累的,睡到自然醒,开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坐着看看水,看看山才是最喜欢的。我可以一坐一天,如果肚子不饿的话,我简直想一直坐到满天星星砸下来,坐到青苔爬上我的脸。就这么一直坐在溪边,一睁眼,看到绿得透明的树梢间蓝得失真的天,或者在湖边晒的发热的石头滩上睡过去,草帽遮着脸,醒来发现旁边三只绿头鸭还兀自酣睡。

你以为人生有几个这样的时刻?

离开前的最后一晚,吃完饭开车回家,车过最近的小村庄,我突然看见月亮。大,大的让人头发昏,黄,是内种特别莹润可爱的荧光黄,简直和吉米的绘本《月亮忘记了》里一模一样;十点多的夜空是Tiffany Blue,澄净至极的湖蓝色;而山脊是一条甜蜜柔和的蛋青。所有这些颜色揉在一起,圆月,山脊,晚空,嗷,我简直。。。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相机太烂拍不下来,车速又太快,我只有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不说一句话。我不能留住你,我只能看着你,直到你消失在我视线的最后一秒。

对一生中喜欢过的人和物,我好像一直如此。

3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