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画记

去了趟V&A,看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ainting 700 – 1900 画展。看到范宽,马远,夏圭,米友仁,看到钱选,王冕,赵孟頫,倪云林,看到沈周,唐寅,文徵明,仇英,董其昌,看到石涛,八大,老莲,法若真。

感受最深的画如下。

徽宗《摹张萱捣练图》

宫墙深深,良夜寂寂,天青汝窑三足炉缓缓升起幽香几缕。徽宗凝目良久,手腕略抖,几点翠钿便绽开在仕女的双眉之间。他注视着仕女那薄如蝉翼的罗裙,娇矜眡娗的神情,煌煌然如同沐浴在苎萝溪边的春风里,不由停下笔来,拈须微笑。

九百年后,我站在V&A人头涌动的展厅里,躬身前倾,鼻尖几乎贴上玻璃。我注视着内些盛装捣丝的仕女,我看到她们脸上淡淡的红晕,春水一样轻柔的衣裳,我仿佛看到徽宗细细勾摹的内些夜晚,北斗参差,金殿无人,夜凉如水,他的手指握着笔,他的呼吸跟我的呼吸只隔着一块玻璃而已。

两三个乐符流萤一样飘过,我直接穿越了好吗。徽宗,我是你的脑残粉!

122426700
201162993818537
136584_1289539632W4y6

郑思肖《墨兰图》

没想到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所南翁唯一传世的作品。以至于当墨兰图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时,由于过度惊喜,我呆若木鸡口斜眼歪的站了好几分钟。

郑思肖这个傻老头,宋室亡后,他终身心向南逃的宋朝皇帝,干脆起名所南,平时“所居萧然,坐必南向,遇岁时伏腊,辄野哭,南向拜而返”,一辈子怀念前朝,连老婆都没娶。他画兰花都不画土,也不画根,示意自己这个大宋子民已是无土无根之人。可是他兰花画的真好,寥寥几笔,柔韧中全是风骨,正如他自己所说,“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后世画兰花著名的马湘兰,郑板桥,一个流于柔媚,一个疏狂过头,都比不上所南翁笔下的节制,蕴藉和清通自如。

也许是心境吧,以前看高居翰的书,看到过所南翁的一方印文,“求则不得,不求或与。老眼空阔,清风今古”。就这十六个字,看到之前我不知道郑思肖是谁,看到之后我立刻知道这位前辈,不管他是谁做过什么,他必然是我的知己。

求则不得,不求或与。有生之年能亲眼见到墨兰图,想想都要流眼泪。

zhengsixiao001

王翚《太行山色图》

Jason同学最近在狂读唐诗宋词,问我,为什么古人老是写登临,登临,登临?我不晓得怎么回答,只能回答他登临时内种意象让人特别感慨万千。然后我们一起去看画展,看到这幅画 —— 我才疏学浅,并不晓得王翚就是大名鼎鼎的王石谷,只当是清朝一个寻常画家 —— 可是这幅横卷,在展览的那么多山水画里,是惟一一幅让我一站在它面前,就感觉如临山巅的画,多看几眼,扑面而来的山岚就打湿了我的脸。

从图卷右边开始,只见太行巍巍其高,云升雾绕,顺着笔势极目远眺,一片大水浩浩东去,没入天际,让人顿生无穷无尽之感,襟怀为之大畅。如果让我的古画启蒙老师高居翰先生来评价这幅画,他多半会说此画构图大大的别出机杼,别有匠心,我只略懂一二,就不多说见笑于方家了。

后人推王石谷为清初四王之首,看来绝非过誉。王石谷胸有丘壑,笔墨尽得天然真意,让我们在灯光昏暗的V&A,感受到那千古不绝绵延万里的登临意。

65978724101449825352

樊圻《长江图》

股沟图片上找不到原画,只能留一点想象的空间给大家了。别的倒也没什么,但是我在这幅画前哭了足足十分钟。突然就想起很多年前的冬天,在一个小村庄看到长江的景象,日暮,炊烟,寒鸦,浩浩汤汤的江水,横无际涯的天边,跟画里一模一样。

十一年了,长江还是长江,我却已在天涯。

用辛大人的词结尾,“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1. #1 by Y on January 14, 2014 - 02:10

    徽宗前半生为帝,整天写写画画,后半生为虏,也不知整天都在干啥。哎,没准无聊的时候怀念一下师师姑娘的椒乳玉壶鲁一鲁吧。

    所南老头也算是个文化人,终生不娶不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怀故国而放弃自身血脉之传衍,导致断子绝孙,壮哉!!

    王石谷的太行山色图乃神摹之作,所以画的嘛都不是,就是个意境,当然他意境很高,只不过为什么是太行呢?王石谷卒于1717,大半生都在康熙帝治下,康熙的老爹顺治貌似是在山西那边出了家,所以画一幅太行山色,也不过只为博得龙颜一悦罢了吧?

    樊圻的长江图在中国绘画史上的意义,在于此图是最早的几幅水天一线泾渭分明的中国画,这是对西洋画的模仿。西学东渐没什么不对的,但是为什么要模仿西洋画的技法呢?有人才高,临摹古人之法能够另辟蹊径,青出于蓝,而有人才浅,摹古人之法而胜之不得,只有师夷方能图一隅立足之地,两者对比,高下立现。

    依拙见,V&A展览的画作里以南宋陈容之九龙图最佳,且不论技法之强弱,之以九龙翱翔于九天八荒四海,藐视一切的霸气,便彰显画师之胸怀超然,如南宋君臣人人有此霸气,又何以落得亡国之家亡,所南老头又何以落得断子绝孙?可惜今人观画,仍空对镜花水月感怀落泪,而将代表我中华五千年气脉之九龙束之高阁,噫吁嚱,中华难兴矣!

    • #2 by 印月 on January 14, 2014 - 12:15

      哈哈哈哈哈哈哈

    • #3 by Ken G on January 15, 2014 - 13:52

      评论高手!

  2. #4 by 巴巴烫 on January 14, 2014 - 02:32

    徽宗画笔下的女同学们都好丰满啊,可见古时粮食短缺,以胖为美。

    圣诞得了一本好书CHINA — THE WORLD’S OLDEST LIVING CIVILIZATION REVEALED里面有尊杨贵妃的画像,跟你这徽宗笔下第二副中的胖女好接近啊。简直颠倒了多年的审美观。

    徽宗远景图更为美妙,最喜第一副。兰花我见犹怜,凄然之美。

    最喜最后一张,可驻足流泪,亦可临话思想,还可饮酒吟诗。

    • #5 by 印月 on January 14, 2014 - 12:17

      这幅是他临摹唐人张萱的画,所以画中都是唐朝仕女,十分肥美 : )

  3. #6 by 世緯 on January 14, 2014 - 09:11

    “丙午正月十五日作此壹卷。”十一年了,长江还是长江,我却也还在天涯。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4. #7 by Jason on January 14, 2014 - 10:12

    唐诗里面多登临,登高。宋词里面多凭阑,伫倚,倚阑干。也就是说唐人喜欢爬,宋人喜欢靠。

  5. #9 by obadobad on January 14, 2014 - 11:01

    才女啊~~~~~~~~~~ @_@ @_@ @_@ @_@

  6. #10 by yan on January 14, 2014 - 13:10

    印月涉猎很广,佩服 :)

    • #11 by 印月 on January 14, 2014 - 14:03

      惭愧,我读书特别少~

  7. #12 by 六本 on January 14, 2014 - 13:40

    又去V&A啦, 果然脑残粉, 都时空穿越了

    弹指间11年了, 赠一句”断鸿声里, 立尽斜阳”, 唐朝的爬得立或者宋朝的靠着立都可以

    墨兰图果然笔笔劲道啊

    • #13 by 印月 on January 14, 2014 - 13:59

      我不大喜欢柳永,太多愁善感了,哪来那么多离情别怨啊。。我喜欢旷达如东坡,豪迈如稼轩,近来最喜欢的一句诗是张宗昌张大帅的”大炮开兮轰他娘”。。

      • #14 by 六本 on January 14, 2014 - 18:58

        一样喜欢豪放旷达的, 不过可惜写着写着就善感了….

  8. #15 by Feng on January 14, 2014 - 13:45

    月楼主博闻广记,佩服佩服,顺带学习了

  9. #17 by Beya on January 15, 2014 - 02:43

    写文的和留言的都是文化人呐。

    我在豆瓣上看过一个唐朝仕女系列图,好像是叫什么“历史小淫”。。。等,容我去搜下。。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44189383/
    看来是沿袭了徽宗的风格啊。。。

    然后,内什么,特献小诗一首:洁身和麦辣, sitting in a tree, K-I-S-S-I-N-G。。。。

    • #18 by 印月 on January 15, 2014 - 11:05

      上豆瓣的才是文化人好吗?

      贝怂你的诗让我想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你怎么老不更新??!!

      • #19 by Beya on January 16, 2014 - 00:50

        你当都跟你似的那么话痨,我已经历练到说了就跟没说没说也已了然的境界了好吗?(其实是:有那工夫不如多睡点觉。。。重点是:缺觉的人脑子不好使。。。)

      • #20 by 印月 on January 16, 2014 - 10:35

        哇你说我话痨你好意思吗?我话多少啊。。不是老不见你想你嘛,genuinely~

  10. #21 by Li on January 15, 2014 - 05:23

    看到仕女图想到你那年Hallowee的Cosplay,这其中难道早有关联。。
    我老公老家的门口就是长江,如今长江尽是浑浊,但江河万里的气势一如往日。只可惜旧房刚被拆迁,再回去困于城中小火柴盒,不再那么容易看到了。

  11. #22 by Li on January 15, 2014 - 05:28

    看到仕女图想到你那年Hallowee的Cosplay,这其中难道早有关联。。
    我老公老家的门口就是长江,如今长江尽是浑浊,但江河万里的气势一如往日。只可惜旧房刚被拆迁,再回去困于城中小火柴盒,不再那么容易看到了。

    • #23 by 印月 on January 15, 2014 - 11:09

      哈哈,没关连,不过我一看到徽宗的画又手痒想cos唐朝仕女了,唐朝的梳妆打扮真是各种富贵加喜感哪

      你先生也是江苏的?

      • #24 by Li on January 16, 2014 - 06:28

        不是,江西九江的。长江浩荡,可不仅仅滋润了旖旎多娆的江浙啊。你扮吧扮吧,我记得你上次衣服也备了啊,正好都齐备了啊!!!

      • #25 by 印月 on January 16, 2014 - 10:33

        江西好啊,出才子。话说你和宝宝一切都好吧?

  12. #26 by 小彬 on January 15, 2014 - 09:58

    我第一次看真迹字画还是在台北故宫博物馆,有点讽刺。不过,好东西大都是在外面。

    • #27 by 印月 on January 15, 2014 - 11:11

      在外面也有在外面的好处。反正这些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在哪都好,只要能被妥善的保管,给大家看到就好~

      • #28 by 小彬 on January 16, 2014 - 15:29

        是,反正在国内是很难看到什么好的展览,在外面反而容易见到。

  13. #29 by Ken G on January 15, 2014 - 14:10

    去了趟V&A,V&A是啥地界儿?还有在内幅画前哭了足足十分钟,我特想知道是真哭了吗 :-)))))

    月姑娘老没写字儿了,文笔依然老喜欢的。

    • #30 by 印月 on January 15, 2014 - 18:19

      真哭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画展的时候反应老是特别激烈,看哭这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有一次在蓬皮肚看吐了。。是真吐

      • #31 by Ken G on January 15, 2014 - 19:11

        我只有看电影电视剧会哭,看画展能哭,我好奇怪啊。。。。月姑娘情感超丰富,嘻嘻

      • #32 by 印月 on January 16, 2014 - 10:38

        情感丰富吗?对有些东西吧,比如大自然,艺术,文学,小动物。。对人类就没有特别丰富的情感了,好多人说我太冷

  14. #33 by enjilarlar on January 16, 2014 - 10:49

    报告首长,目测大量文青浮出水面,甚至连在家育儿的贝老师都出来冒泡。

  15. #34 by o jerry on March 14, 2014 - 04:52

    Hi, loooooong time no se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