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3

生生世世

DSC03086

DSC03090

DSC03093

2013-10-09 23.03.02
CYMERA_20131016_194126
2013-10-26 19.24.30

小镜湖,雷雨夜,萧峰误伤阿朱,他抱着阿朱逐渐冰冷的身体,在四野狂奔,怀中之人已经不再呼吸,他的心也越来越冷,绝望像黑夜一样渗透肌理,侵入肺腑。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他却看不见,听不见,因为阿朱,阿朱死了。。

过去每次读这一段都很难过,可是内种伤心,我当时并不懂得。

第四次去花园的时候,我终于在树林后面找到了兔儿,它象睡着了一样,软绵绵的躺在一堆树枝后面。我呼唤它,兔儿,跟妈妈回家。它不动,我心头掠过一丝阴影。我过去抱它,发现它小小的身体已经冰凉。我吓疯了,抱住它就朝家跑,四周天全黑了,我浑身都在抖。我不停的跟它说话,兔儿,你醒醒,兔儿,你不要吓妈妈。可兔儿一动不动,到家门口了,我在灯光下检查它的身体,它僵硬冰凉,一道鲜血从鼻子里流出来,我抖的厉害,我摸它的心跳,已经没有心跳了。。我跪在它面前,轻轻摸它的头,希望兔儿突然醒转,像平时那样回过头来舔我的手。可是我的兔儿,它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那么小,那么冰凉,它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周围一片黑暗,我听到自己发疯一样的哭声。我一生之中,从未如此刻这样害怕,这样绝望。

兔儿死了。

可是我多想一辈子和它在一起。照顾它,每一天,都告诉它,我真的好爱它。

庄子的妻子去世了,庄子鼓盆而歌。惠子不理解,说你妻子陪你一世,她死了你连哭都不哭,太过分了吧。庄子说:开始我也难过啊。可是我一想,生命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就像春夏秋冬内样自然过度。现在她安息在天地之间,我要是哭哭啼啼,不是太不通情理了吗?

对于生死,我以前一直是这么想的。可是我从来没想过,所谓潇洒达观,不过是因为我有限的人生中只有生离,从未有死别。直到兔儿离开,我才知道死亡原来是真的,是这么残酷的一件事啊。前一晚还在我膝边咕咕叫开心的跑,下一晚就天人永隔。我就算想破了脑袋,就算倾家荡产,兔儿也不会活过来了。它只有永远活在我心里。我从不相信来世,可我现在真的很希望死后能跟兔儿重逢。我一想到兔儿自己躺在它小小的冰凉的坟墓里,我的心就要流血啊。

天长地久,人生几时,先后无觉,从尔有期。

1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