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2

何不秉烛游

十一月我读了几本严肃又好玩的书,看了很多场电影,买了几件好衣服和几幅油画,奇怪的是,我的心像飘满了热气球的天空,缤纷而热烈,我的表达却静默。有时独自在思维的空间里兴奋的瞠目结舌,或是被眼前的美景击中,脑袋嗡的一响,觉得夕死可矣 -- 如果是在过去,我会写下来或拍下来,可是现在,我只是默默微笑,不想说一句话。语言有什么意义呢? 我喜欢的是不立文字,只讲顿悟的禅宗,当年世尊拈花,惟有迦叶微微一笑,迦叶尊者一定也明白语言的毫无意义。

其实什么都毫无意义,Ultimately,  we’re all going back to where we come from, the Singularity where the universe was born and is collapsing into, by we I mean everything, space and time included. 宇宙的秩序有极简单又极浩瀚的大美,于最微小中诞生和吞噬最巨大,一切和光同尘,殊途同归,终点即是起点。想到这些我总是有一种奇怪而巨大的释然,平静和欢喜。真的欢喜,刀架在脖子上都不眨一下眼睛的欢喜。

在这种欢喜中,我逐渐明白了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想多明白一些道理,比如虫洞是不是真的存在,比如花花公子为毛需要一个接一个不停的换伴侣;我想多看到并创造一些美的东西,因为美让人身心愉快;我想游历五湖四海,饱食终日,无所用心,complex~ fusion~ 总之很随意的过完我的一生。除了爱,智慧和美,我不知道人世还有什么值得追求。

汉朝有个人说: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在这个秉烛夜游的晚上,我很想遥敬他一杯,虽然这位老兄似乎有点太着急赶路了。

3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