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2

Leap Day


风信子开花的时候,好像我家乡名茶碧螺春以前的名字,“吓煞人香”。

内样拼了命的,毫无保留的,要把整个春天都带给你的香味。

45 Comments

我知道时光的美恰恰在于它的消逝

这是我在我们公司的最后一个礼拜,同事们跟我打招呼的用语已经从Hello,换成了Have you changed your mind? Will you stay? Don’t leave! 从一天问一遍,变成了一天问三遍。我心里又苦又甜,几乎想起了色戒里的王佳芝,在易先生送她鸽子蛋之后,她内心震动,”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她突然想,心下轰然一声,若有所失。”

轰然一声,若有所失。

然而还是只能往前,甚至连想都不能多想,像海子的诗,”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

过草原。

32 Comments

Columbia Road


去了一直想去的哥伦比亚路花市,人山人海,没想像中好玩儿。做为一个文二青年,不由想起王尔德内句,“这世上只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不到你想要的;另一种是,得到了。” 于是抱着花找家店大啖一顿巴西烤肉,虚无感顿时饱死腹中,哇哈哈哈哈。

63 Comments

半夜奇遇记



这是真事儿

昨晚我上网到半夜,正要关机睡觉,Mac忽然黑屏,出现类似Dos的界面,屏幕上方缓缓的敲出一行字,”Wake up, 印月…” 然后我就目瞪口呆又毫无意外的看到了下面的两句话…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我仿佛听到微波炉到点时”叮”的一响!身为一个怪鸡,我其实一点都不意外Matrix找到了我,我还觉得Neo应该早点儿来呢…于是我就兴奋的等啊等啊等啊等,等待敲门声响起…

以上三张截屏,来自昨夜凌晨1点50分

To be continued… 

5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