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1

Merry Christmas


我在Youtube看过一个视频,一个点击过亿,笑点巨多的恶搞视频。其中有一段是几个人装作铺路工人,请一个不知情的路人帮他们测量水平线。路人答应以后,就得闭上眼睛,举着红旗,笔直的向前走去 —— 他当然不知道,与此同时,建筑工人悄悄的撤了,路的前方,几个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忽然现身,手拉手站成一堵人墙,在他身后,大队手持标语和红旗,神情激动的抗议人群从天而降 —— 而他孤身走在这支队伍的最前端,宛如一个即将被扔上砧板的一意孤行的革命领袖。

最可笑的是,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在他闭眼埋头前行的时候,世界已经悄然改变,而当他睁开眼睛,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那一刻他在想什么?Well,I guess he must be thinking,what the f**k is this f**king sh*t?

于是电脑前的我就跟一亿其他很没品的观众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哈哈哈哈,内个路人,难道不正是不才区区在下鄙人我么?

透过会议室的窗,落日像个煮潽了的糖心鸡蛋,在墨蓝色的云里,渗出几丝艳粉色的软软的蛋心。

我坐在新老板对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你脑袋为什么这样光?为什么这样光?这样光?” 我在心里偷笑,一边用300镑/小时培训出来的最让人有职业信服感的喉音回答他的问题,一边惊诧于自己听上去的专业程度。什么时候起?我俨然已经是一个让人信赖和看重的职场人了,要不他们不会给我这么多钱。。可是间或灵魂出窍,蹲在旁边看看自己,总有一种沐猴而冠的欢乐感,毫无PS痕迹。

曾经见过盛懋的一幅寒林图,端的是满纸风雪。看一眼,耳边传来穿林打叶声,第二眼,细碎的冰渣掉进颈窝,再一眼,人已经站在画里,天地莽莽一白,惟有薄雪在脚下吱嘎作响。

我的人生忽然就到了这个阶段。昨天还是春光烂漫,姹紫嫣红开遍,今天就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就是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我什么都没做啊,甚至都没走进一个房间,或者打开一个礼盒,听到围观群众大喊一声 “Surprise!” 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突然之间,落花流水春去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树,站在天地间。漫天大风大雪,树冻的抖抖擞擞,只好自己给自己壮胆,“站直了,别趴下。” “叶子呢?花呢?” “都掉了,你知道,太冷了,叶子需要太多的水分,供不上,只好先把根留住。” “好吧,你童安格啊。”

曾经的闺蜜,老姚涂炭当年弃博客而去的时候,留下一句话,“古人说,凡留白处皆生妙境”,又潇洒又二逼,很有我的风范。本来也想用这句话跟大家告别,转念一想,告什么别呀,我就闭着眼继续往前走,撞上警察的话,我就大喊一声,“Surprise!”

然后。。然后再说呗

6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