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1

青白眼

魏晋的时候,有个哥们儿叫阮籍。他做过魏国的大官,但天性放任不羁,complex~ fusion~ 总之很随意了。他不愿鞠躬车马前,宁愿成天在竹林里聚众嗑药,纵酒,侃大山,high了就顾自嚎叫一番,正是“当其得意,忽忘形骸”。须知魏晋一朝,最爱名士;而成为名士有俩基本要求,一个是能喝,一个是能high,才情什么的反在其次。阮籍论喝能喝死水牛,high起来写篇文章,敢骂躬行礼法的君子是裤裆里的虱子,爬来爬去不过是钻人裤裆。布拉沃,布拉沃,骂的这么痛快,平行宇宙的这端,我真想遥敬他老兄一大白。老阮,布拉沃~

阮籍的典故很多了,我不是来给他写传的,呵呵,很随意了。前几天在微博看到朱耷的画,一条白眼向天的鱼,一只愤世嫉俗的鸟,顿时觉得妙极,八大是阮籍的知己。[晋书]上说,阮籍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见到不俗之人呢,黑眼珠就转出来了,所谓青眼有加。阮籍他妈死了,嵇喜来吊丧,阮籍嫌他俗不可耐,白眼一翻,鸟都不鸟他,嵇喜只好很不爽的走了。嵇喜的弟弟嵇康(就是中国文人榜前两千年后两千年英俊强壮无人能出其右的嵇康)听说了这件事儿,轻抚菊花,笑而不语,抱坛老酒背把琴也来奔丧。阮籍一见“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傀俄若玉山之将崩”的嵇康,立马眉开眼笑,露出大大的青眼,只恨内个时代还没有美瞳。。

阮籍是公元210年生,朱耷则生于晚明。所谓同人不同命,阮籍虽为黑暗的政治环境所迫,不得不佯狂以避世,毕竟常有啸聚山林,凌空蹈虚的快乐,朱耷却一生苦逼。他本是明王室后裔,却生逢末世,赶上清军入关,国破家亡。八大对前朝忠心耿耿,以明朝遗民自居,不肯向清庭低头。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每一笔,都是在画他自己;每一个白眼,都是他向命运狠狠吐过去的一口唾沫。他翻白眼的原因固然跟阮籍不尽相同,内心的孤高幽愤,自惜羽毛却是一样的。

难怪我对这几只怪鸟啊丑鱼一见倾心,用李海鹏酱的话来说,“我们葱不喜欢互相联系”,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白眼,就知道,这是自己葱。是的,是这样的。很随意了。呵呵。

顺便向贝老师推荐的奇文[老王与狗熊的一次深度德味交流]致以巨大的青眼。Something在里面,自己去看,呵呵,很随意了。

30 Comments

Henry in town

Edward的太太来金融城吃饭,把七个月的宝宝丢给他爹。Ed就叫我去陪宝宝玩儿,啊,我一想到婴儿那肥嘟嘟的脸,就要流口水啊,就把他俩带去了我的秘密花园。

小孩儿真是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101 Comments

手倦抛书午梦长

又是一年中秋啦,月楼主祝各位,双双对对,团团圆圆,欢欢喜喜,暮暮朝朝。

51 Comments

画眉

晚来寂静,试新妆。小时候看[历朝妆史],印象最深的就是唐朝仕女的蛾眉,圆圆两片,高高飞起,乍看很雷,再一端详,觉得,那也是“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的雷啊。

唐玄宗曾让画工设计数十种眉形,有鸳鸯眉、蝴蝶眉、远山眉、小山眉、五岳眉、三峰眉、函烟眉、拂云眉、倒晕眉、桂叶眉、黑烟眉、半额眉。名字都好听的紧,但我觉得最动人的还是蛾眉和远山眉。

欧阳大人是个妙人,他写“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从此长眉入鬓的远山眉,就带上了点“莫道春山远,行人更在春山外”的小愁绪,让人块然独立,思绪翩跹。

蛾眉呢,大约正好站在远山眉的另一面。杜甫写虢国夫人,“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入宫门。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把一个恃宠而骄,持靓行凶的美妇写的入木三分。而周昉的传世名作,绢本设色[簪花仕女图],画几位衣饰华丽,云鬓高髻的贵妇赏花游园的情景,这几位仕女也都是蛾眉高耸,明明富贵逼人却又让人觉得清雅娴静,身处满园春色却又似乎寂寞无限。蛾眉,从此在我心里,就和骄纵,权柄,寂寞,沉静这些词联系在一起。

好吧,我呢,其实是无聊,工作越忙越想跟自己玩。各位看官呢,就轻点砸,万圣节我还要全套打扮出去吓老外呢。TVB都说了,呐,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你说是不是? 


簪花仕女图(局部)

7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