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城记

回国两周,掐头去尾,只得一十二天,却行走四城,真可谓狼奔豕突,掠影浮光
 

北京
从金融街出来,我们拐上一条大道。这条路宽阔无比,一眼望不到头,走在其中只觉云淡天高,襟怀大畅。我于是对Johnson同学说,“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北京,随随便便一条街,就这样宽广,真真帝王气象。” Johnson露出不置信的微笑,说,“随随便便一条街?你看前面是什么?看见了吗?天安门!这是长安街啊!” 我顿时hold不住了,一下跳了起来,“长安街呀?原来我们在长安街!十里长街送总理的长安街!”

然后我就蹦蹦跳跳的走完了剩下的路,忘记了身上的正装,行人的微笑,和我已然长大成人的事实。

北京还是十七年前我初见她时的内个北京,当然变了很多,可是她不变的内部分,却让我心安,欢喜,恨不得长留此地。我的宾馆在后海旁边,晨午出去觅食,踏进胡同,恍惚有时光倒流之感。我看见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仿佛不知有汉;我看见一对石狮子前,一个戴红领巾的孩子沉默的走过雕红砌绿的校门;我买到了3块5的煎饼果子,味道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我听到胡同里做木工的中年男人甩出一口亮堂堂的北京话,每个字落地都是一颗滚圆热乎的板栗;我吃到了朝思暮想的蒜蓉油麦菜,顿时觉得内些奢华的宴请连浮云都不是;我看到什刹海的白莲和一勾红色新月,喝了一晚上掺水还巨贵的德国黑啤,可是心里却高兴的要死。北京,北京啊!

我甚至不知道我对北京的感情从何而来,只觉得她就是这样好,这样的平正大气,仿佛一片巍峨的群山。

 

上海
让一个城市变可爱的方法有,一桩好事儿,三五益友,几杯酒。这些上海都有。还买到一条合身的旗袍,所以很好。

 

无锡
所有能拆的都拆了,所有能毁的都毁了,家乡已经不是家乡。把一个美丽的城市交给一群没有基本审美能力的官员,结果会是什么样?欢迎来无锡参观。我已不愿再提,不愿再见,除了亲人,好友,穆桂英的松糕和运河,无锡已经没有我的留恋。为君别唱吴宫曲,汉水东南日夜流!

 

苏州
江南,多少人在提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会微微一颤,江南。

车慢慢驶进苏州市区,我望向车外,心微微一颤。细雨蒙蒙,道旁两行绿树,俱已成荫,店铺敞着木雕的窗户,行人举伞悠悠而行。这一切和我自幼看惯的并无两样,但在今日的中国,这是何其珍贵。女司机一口苏州土白,糯的像桂花糖藕,“前头就是北寺塔。外地人听弗懂苏州言语,当教是‘不是塔’,乃么好白相哉!” 我冲她一笑,心里流下一滴眼泪。我终于,回家了。

我出生在江南。我读着关于她的诗词长大,“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江南,是我永远的梦想,最后的归宿。我离家已经很多年,走过很多路,但内心深处,我只是盼望着有一天能重回她身边。当我归时,我盼着能再见到江南的桃花跟杨柳,燕子和金鱼。我希望人心没有都掉进钱眼里,没有为了GDP,把我们千百年所沉积的,最美好的东西都毁掉。当我归时,我只盼这里还有许多人跟我一样,把美,诗意和远方视为终身仰仗。

说远了。其实我到苏州,是去看望很久不见的苏州国画院蔡廷辉院长,蔡院长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我以前的一篇博客里曾经提过。蔡院长是个雅人,且不说他的篆刻到了什么境界,我不好替他吹法螺,只能含蓄的说一句他当的起“海内独步”这四个字。就说享受人生,苏州这帮老先生,大约是全中国最会玩的人了。十来年前我们初识,蔡院长在太湖畔,东山上盖了一个别墅兼私人博物馆,醉石山庄,几年没见,他又在苏州市内,起了两个私家园林,楼阁之雅,草木之盛,赏玩之精,大约他说自己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去他书斋小坐,他泡一杯自己山庄产的碧螺春给我,果然鲜醇甘厚,滋味清甜;带我去楼下吃饭,点的菜吃的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 清炒莲藕,菱角和马蹄,响油煽丝,松鼠鳜鱼,炖鸡露。。。;我问他,“你怎么不把手艺传给独生女儿?” 他说,“手艺多传几十年又怎么样呢?手艺会朽,但这些石刻,玉刻不朽,我只想把每一件雕刻做好,至于别的,不放在心上。” 好吧,我承认我想起了另一个想要不朽的人,冯唐。

大隐隐于市,老死花酒间,我觉得蔡院长可能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了。

  1. #1 by HH on August 30, 2011 - 00:56

    啧啧啧,你居然没去杭州!

    • #2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01:00

      If I’ve got the time! U’ve on idea how rush I’d been

      • #3 by 老虎 on September 4, 2011 - 06:08

        楼上说的对,杭州在我心中是比苏州更美的江南水乡所在,去了杭州我觉得是颠覆性的,这江南竟然出了这么美丽的所在,相比之下,苏锡黯然失色不少。不过杭州的美女却不多,很奇怪呀!!!!

      • #4 by chengyn on September 13, 2011 - 07:12

        哎 我是冲这个评论来的

      • #5 by 印月 on September 13, 2011 - 09:40

        天猪同学!好久不见啦。在天堂好吗?:D

  2. #6 by Jackie on August 30, 2011 - 00:58

    沙发,怎么没有照片呢?

    • #7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01:01

      我只拍我觉得好看的东西,所以只拍了苏州

  3. #8 by 猫时间 on August 30, 2011 - 01:51

    月姑娘居然喜欢长安街啊,无语无语无语,嘿嘿嘿
    倒是苏州那段才感觉到你的真性情呢~~

    • #9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09:52

      我喜欢空旷辽阔之地,仅此而已 🙂

      • #10 by 猫时间 on August 31, 2011 - 01:51

        下次来上海记得跟我联系哦~~

  4. #11 by hellozephyr on August 30, 2011 - 02:46

    听月楼主一说 好想去苏州看看 但一两天可能远远不够吧

    • #12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09:55

      我每次去苏州也就是一两天,其实够了。但我家离苏州近,你如果是远到而来的话,多呆几天吧~

      • #13 by hellozephyr on August 31, 2011 - 04:34

        从武汉来~向往江南水乡 想到就是一片绿 而且安静~

  5. #14 by Li on August 30, 2011 - 03:46

    初时逛到你当时还在msn的博客,便是被文字所吸引。固然也喜欢美女美景图片,但文字最美最真。好久不见这么多的文字,一定要举双手大赞一下。
    同有江南情结,字字句句写出我心。原来不必无助。

  6. #16 by Beya on August 30, 2011 - 04:11

    常州人自嘲:宁听苏州人吵架,不听常州人说话。这个以前和老虎讨论过,他认为吴语系里头,无锡话还要硬气,但是我还是觉得常州话更粗气些。

    苏州会玩的老先生那段让我想到些美食家的陆文夫,我大学写中国食文化的论文的时候,还引用了里面一段谈盐的,那个讲究。。。

    • #17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09:58

      反正无锡话和常州话都不怎么好听,吴侬软语,只有苏州话最动听,但大男人讲,又太娘了点

      • #18 by 革之 on September 5, 2011 - 13:12

        扬州人来说句, 无锡话不知道, 同学说的常州话是比扬州话要硬一些, 从目前相互交流讲, 确实不达嘎, 不过从历史形成看, 扬州话夹杂着些吴语成分
        扬州话内部口音的话, 粗气不粗气差异也大, 东面的比较软, 中间硬点, 总体文读的调软硬结合, 个儿更偏爱点
        ps: 前几天那首, 几个同学各自念, 苏州话的调子走的确实圆滑, 上海话要生硬点

    • #19 by 老虎 on September 4, 2011 - 06:05

      无锡话是硬,常州话是偏一点扬州口音像是江北,所以你觉得“常州话更粗气些”

      • #20 by Beya on September 5, 2011 - 01:10

        首先,常州话完全跟扬州话不达嘎。。。。另外,扬州话完全不“粗气”,小姑娘讲起来嘎嘣脆。

  7. #21 by 勺子 on August 30, 2011 - 04:12

    ‘不是塔’,乃么好白相哉!” 。。。
    苏州苏州,一个勺子也生活过两年的地方,甚是想念那里的不是塔还有那里的人儿啊。。。

    • #22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10:04

      这么好,是在苏州新区吗?

      • #23 by 勺子 on August 30, 2011 - 11:17

        木瀆,一個比新區更理想的居所,竊以為。

      • #24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12:26

        好地方,赞

  8. #25 by 青蛇 on August 30, 2011 - 04:17

    虽说这么喜欢北京,倒是文末了才晓得什么是深入骨髓的热爱和眷恋,直看得人不仅仅是心里微微一颤,这份深情厚谊动人心弦,这份以诗意和远方为依仗的情怀着人向往!

    • #26 by Beya on August 30, 2011 - 04:49

      走向远方!远方就在那儿!依仗它,就依仗了无数的梦想,博大的情怀,和绵长的思念。。。我们远离,固执地一步步远离,再也没有回路。我们热爱,痛彻地一点点热爱,也终究灰飞烟散。。。不但心颤,肝也在颤。。。

      • #27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10:05

        贝老师还会写诗啊,湿人啊~

      • #28 by Beya on August 31, 2011 - 00:40

        贝老师最近没吃药 对动人心弦的热爱眷恋比较敏感 其它敏感词还有远方什么的 必须吃药 吃了药才能好好说话!!!

      • #29 by 猫时间 on August 31, 2011 - 01:58

        KAO!刚刚看了个推文说独裁者为什么爱写诗。。。我不是说你啊小贝老师,CCCC~~

      • #30 by Beya on August 31, 2011 - 03:16

        你才爱写诗,你全家都爱写诗!

      • #31 by Li on August 31, 2011 - 20:55

        贝姑娘逗死我了。。

      • #32 by 印月 on August 31, 2011 - 21:00

        那是,要不贝老师是我最爱呢~~

      • #33 by 青蛇 on September 2, 2011 - 06:37

        你们干甚吗?贝老师写个湿都要出来砸场子,这么大好的河山,梁晓声都说不是移民就是要自杀,难道贝老师不能写个诗?

      • #34 by 老虎 on September 4, 2011 - 06:04

        我被雷翻了

  9. #35 by 语之 on August 30, 2011 - 04:49

    一提江南,眼前一团雾气,牙也不尖了,嘴也利不起来了。唉,低低叹一声罢。

  10. #36 by Feng on August 30, 2011 - 09:33

    看的我很感动

  11. #37 by Wei Juan on August 30, 2011 - 11:10

    文笔魅如其人,

    字语间恰当好处,

    不愧是江南才女,

    生在北方的我,向来认为江南出美才女。

    BTW: 北京也有会让你中意的旗袍。很荣幸在博客里认识了你,谢谢!

    • #38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12:26

      我算什么才女,过奖了,不敢当

      • #39 by Wei Juan on August 30, 2011 - 13:49

        太谦虚了,有此文作证呢。

  12. #40 by 革之 on August 30, 2011 - 13:12

    对江南如此眷念之人, 竟此版钟情风格迥异之北京, 在无锡长大之人, 却因期望而得之失望, 把江南的笔墨全放在了苏州
    一样有对江南的归宿感, 扬州地处江北, 却是江南文化, 几句短词, 字字打入心里, 因这般闲适对蔡院长羡慕之极

  13. #41 by huhaijie on August 30, 2011 - 14:18

    北京:北京我不喜欢。不喜欢是因为不敢喜欢。不敢喜欢是因为不能把玩。不能把玩的是他霸气外露,hold不住。站在这个城市的中央,有乡下人进城的自卑感。
    上海:上海这段你写的很好,很好。一句话够了。
    无锡:无锡坐拥太湖,应该是个扬鞭策马的好地方。据说有个甜到忧伤的小笼包。除此之外,作为著名的二线城市,如同其他的二线城市,同质化很严重。
    苏州:做为我内子的家乡,我确也不怎么喜欢。一个个以高墙砌起的小生态圈,权贵们自得其乐,号称“园林”,离我理解的“江南”相距甚远。我想象中的江南是开放式的,沿河而居,淘米搓衣,狗跳鸡鸣。也许是男人的缘故,喜好大山大水。

    对城市的好恶其实是非常主观的:也许只是因为一件事,一壶茶,一个人。多少人敢说,待到风景都看透……

    好吧,我承认你是冯唐的死忠……连这也能扯上冯唐……

    • #42 by 印月 on August 30, 2011 - 15:22

      昨天写的太急了,蔡院长这个园子在苏州百花坊,背靠古城墙,门前是护城河,河边种满杨柳。。不过我同意你说的,这个美丽的百花坊,确实都是权贵的高墙,他左邻是苏州市长,右邻是苏州副市长,后面是什么秘书长。。

      我虽然是女人,一样爱好大山大水。

      冯唐死忠,绝无此事。只不过文章写的好的人太少了,放眼中国,就看到那么几个。。

    • #43 by 找乐 on August 31, 2011 - 02:32

      楼下回复完才看到你的这段,说的真是没有错,北京的霸气太重,比纽约更不平易近人,呵呵。。

      • #44 by 六年级 on September 1, 2011 - 01:55

        霸气重的地方也一定是配以最平易处的地方。
        月月那段胡同观,就是北京最温厚平易处。空旷辽阔可放马信游的长安街,一转角就是黄发垂髫,咿呀弹唱,冰糖葫芦,京腔滚圆。这种搭配在人心里挑起的激荡,是北京最迷人处。

      • #45 by 印月 on September 1, 2011 - 11:44

        Exactly, you just said what I wanted to say!

    • #46 by 印月 on August 31, 2011 - 20:59

      看来我又霸气侧漏了,我就是喜欢霸气的地儿,霸气的银!

      • #47 by 青蛇 on September 2, 2011 - 06:42

        侧漏,换个牌子呗,哈哈哈

  14. #48 by Chen on August 30, 2011 - 17:09

    侠骨柔情的姑娘

  15. #49 by obadobad on August 30, 2011 - 21:13

    你喜欢北京?意外喔

  16. #50 by 找乐 on August 31, 2011 - 02:29

    真正好文字!真想把你写北京的那段转给我所有在北京的朋友!
    我十几天后就会回去休假,两周,这次会在北京住几日。北京是我住过5年的城市,却很难有归属感,我想还是我气场不够强大吧,hold不住啊。。

    • #51 by 印月 on September 2, 2011 - 10:46

      秋天正是北京最好的时候,have fun!

  17. #52 by Jose on August 31, 2011 - 21:33

    本来还等看更多照片呢,文字跃然纸上,一样精彩

  18. #53 by G Ken on September 1, 2011 - 00:40

    月姑娘去了北京,从文字上看得出你对四城市的心思。苏州无锡都曾经去过,喜欢的只有内边的馆子,北京有家松鹤楼还算正宗,但是吃松鼠鱼和鳝糊还要去南方。
    不知道怎么会对北京有霸气的感觉;北京是最平易近人,乐善好施的城市。

  19. #60 by 六年级 on September 1, 2011 - 02:12

    看到月月笔下的北京,我心里也汪着一滴泪。
    并不曾与北京有过长久岁月的你,却把北京的好写得如此切肤切骨。让人惊动让人爱。
    侠骨柔肠,浑然天真,你当得起。

    我猜蔡院长的女儿无意承袭吧?否则父亲定是尽心尽力倾囊相授的。女儿不学,父亲淡然,豁达。

    • #61 by 印月 on September 1, 2011 - 11:47

      是,蔡院长的女儿确实无志于此。想一想,还真没什么女的篆刻家呢

      • #62 by 老虎 on September 4, 2011 - 06:12

        真是一大遗憾啊。要是有机会,我倒是想学学古风,在家一台砚池,刻章,作画,写字,大好江山不想只用相机一种单调的形式表达。只是上班上得哥好辛苦。

      • #63 by 印月 on September 5, 2011 - 15:57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 #64 by michaeljwei on September 2, 2011 - 08:58

    无锡三凤桥酱排骨挺好吃 😀

  21. #65 by Faye on September 2, 2011 - 09:51

    好文章

  22. #66 by 司机 on September 3, 2011 - 02:12

    很不错,支持一下

  23. #67 by 世緯 on September 3, 2011 - 10:29

    “把一个美丽的城市交给一群没有基本审美能力的官员,结果会是什么样?” 我们的官员的确是听话的,可是鉴赏能力,真就不用提了,当然政府公务员和艺术家还是有区别的,不能指望把政府公务员培养成艺术家。

    • #68 by 老虎 on September 4, 2011 - 05:58

      问题在于他们缺乏基本的文化素养。

  24. #69 by A on September 3, 2011 - 11:28

  25. #70 by 老虎 on September 4, 2011 - 05:57

    “大隐隐于市,老死花酒间,我觉得蔡院长可能是全中国最幸福的人了。”

    想起前两天跟工程师在车内闲聊时提到,有些人已经可以功成名退,混混就好了,但我们还在奔呢,无锡话怎么说来着,“投五投六”

  26. #71 by Ken G on September 5, 2011 - 14:18

    小声问一下,还有故事吗?

    • #72 by 印月 on September 5, 2011 - 14:37

      有,但我最近忙翻了。周末都没时间玩儿,所以不写了~

  27. #73 by 黄金多少一克 on September 6, 2011 - 04:12

    好久没来了,顺便支持一下博主~~

  28. #74 by 小彬 on September 8, 2011 - 10:37

    :”家乡已经不是家乡” 十多年,回去过二三次,现在是,城镇不像城镇,农村不像农村了!只有儿时的回忆,已没有了可思念的家乡。

    • #75 by 印月 on September 8, 2011 - 11:17

      你是哪儿人?十多年只回了两三次?

  29. #76 by Seabird on September 9, 2011 - 21:39

    这四个城市算是typical的老外(初次)要去游的地方。

  30. #77 by Rendous on September 11, 2011 - 14:12

    当止则止,楼主会写文章

  31. #78 by Jam on September 16, 2011 - 16:22

    无锡真的好可惜,现在除了经济还能勉强跟苏州别苗头,别的真是完全不行了……我为我的家乡悲哀

    • #79 by 印月 on September 16, 2011 - 16:40

      经济也比不上,苏州GDP一直是我们的1.5倍,人家文化和城市保存的那么好,经济还远比我们强,真是叫人情何以堪啊!

      • #80 by Chen on September 18, 2011 - 23:51

        。。。。。。。。。。。。。。。。

  32. #81 by cathy花語 on September 22, 2011 - 08:43

    你是无锡人呀。我一直惦记着一个无锡女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