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1

以待沧桑

有一天晚上我睡不着觉,辗转反侧中,想起了“自我”。自我是一个很玄的东西,它倏忽闪现,来去如风,只在极少极少的情况下,它忽然冒出来,腾的一声,把朝你滚滚飞来的火球,飞刀,毒水,挡在心门之外。

我的自我是什么样呢?我觉得它是一块钢铁,我心肠冷酷,刀枪不入,面对外来的打击,伤害,侮辱,我强悍的自我意识会像一块巨大的钢板,忽然拔地而起,筑成一座铜墙铁壁,在枪林弹雨中,硬碰硬的对抗,直到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以硬打硬,就好比少林空见神僧,以血肉之躯,硬接金毛狮王谢逊的七伤拳,非内力雄浑者不能为。但是,用这么霸道的方式对抗入侵的心魔,伤敌之余,难免自伤;君不见钢板再硬,武器总有升级换代之时;钢板只有一块,炮弹却可以源源不绝而来。所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世间至刚之物,原本都不会长久,强极则辱啊。

当我想到这一层,我就想,那假如我的自我是一团棉花呢?任你多大的力量打过来,我只是一团棉花。就好比关押任我行的西湖梅庄地牢,每一扇铁门后面都装着一层厚厚的棉花。任我行武术通神,但任凭他有多么深厚的内力,也无法破门而出,因为他排山倒海的掌力,一落进柔若无物的棉花里,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以柔克刚,以弱胜强,正是老子所说的,“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水是天下至柔,攻击坚强的力量却没有胜过它的。这个道理人人都懂,可是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忽然间,我又想,那如果根本没有自我呢?没有钢铁,没有棉花,我的自我只是一片空明,空空荡荡,不着一物。想到这儿忽然一阵狂喜,仿佛在暗夜里看到天边一道闪电。如果自我是空,是无,那么管你火球,飞刀,毒水,就算是核武器,扔过来也什么都炸不到啊!你怎么袭击一个不存在的村庄?你怎么炸毁一座不存在的城堡?我是无,那火球,飞刀,毒水也是无。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隐隐约约想到,这是不是佛教教人的道理啊?“世人笑我、说我、欺我、骂我、打我、害我、轻我、贱我,何以处之?只是容他、宽他、由他、怕他、恕他、让他、躲他、不惹他,过几年你且看他。” 早几年,年少气盛的时候,只当拾得和尚是个受气包加窝囊废,这番想来,居然看到他话的缝隙里有细尾一摆,金光一闪:你爱咋咋地,老子反正不搭理你;老子是一团空气,你也是一团空气;去!

是夜,月楼主顿悟,笔记于此,以俟后人。

43 Comments

玻璃溪流





1。雷声轰传,让人心慌意乱。我抱膝坐在落地窗前,看白茫茫的大雨落下来。想,擦,又一个周末就这么废了。

2。今年轮蹲没有夏天,温度始终徘徊在十五度上下,冷的一刚。哪天出门忘穿外套,立马能感受[观沧海]里那秋风萧瑟的意境。我一直觉得世界上分两种人,一种人的心情受天气影响,另一种人的心情能够影响天气。自称太阳的尼采肯定是后一种人,吾生也晚,木有目睹过尼太阳的风采,只好盼望沐浴更多真实的阳光。汗流浃背,才是真正的夏天好么!

3。落雨天,读书天。随手抽,解救经年未读书,居然抽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花一个晚上看完了。没有想像中那么魔幻,甚至连该书的主旨,孤独,也没怎么体会到,唯一让我感到一丝眩晕的,是凌晨三点,读罢全书,从沙发上坐起的内一刻。心中惶惑,这可是无数人推荐的超级豪文啊,为啥我一点都看不出它牛B?想了半天,觉得该书除了宣扬不伦恋和宿命论之外,实在没啥希奇之处,当然对我这种涉世未深的读者来说,当黄书看倒是蛮刺激的。只好不揣浅陋和冒昧,上豆瓣连夜翻阅几十篇书评,看完长吁一口气,原来内些紧赶着去拍老马马屁的文艺青年们,也没几个读懂了啊。。排名前30的书评,唯一中肯的一篇,是摘抄于老马自己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礼上的演说,难怪句句中的,别的,我靠,我只想说,文艺青年的名头就是给你们这帮自诩孤独自诩风流自诩深刻的傻B们搞坏的好么?早点回家吃饭吧,没事儿装什么大尾巴鹰!

4。全文唯一挺喜欢的一段,是绑在栗子树上度过漫长岁月的老爷爷荷塞。阿尔卡蒂奥被强行搬回卧室以后,“他一呼气,屋里的空气中便充溢着幼蘑,鸡蛋花以及经年凝聚的风雨味道。次日清晨,床上不见了他的踪影。各个房间找过一遍之后,乌苏拉发现他又回到了栗树下。” 站成一棵树!是多梦幻啊!不久后,他去世了,“木匠们开始为他量身打早棺材,他们透过窗户看见无数小黄花如细雨缤纷飘落。花雨在镇上落了一整夜,这寂静的风暴覆盖了屋顶,堵住了房门,令露宿的动物窒息而死。如此多的花朵自天而降,天亮时大街小巷都覆上了一层绵密的花毯,人们得用铲子清理出通道才能出殡。” 我得承认,像我这么肤浅的人,在[百年孤独]里获得的最美丽的阅读体验,就是这一段了。

5。以后再也不强迫自己读名著了,今年年初,读陀思妥耶夫斯基读的我痛不欲生,读卡夫卡读的我几欲撞墙。我就不是一个墨迹又绝望的人,怎么可能理解[罪与罚]的痛苦,[城堡]的荒唐?这世上有很多书,有些对你脾胃,读之襟怀大爽;有些开卷有益,读来见识日增;有些则纯为大名而读,读的自己极其憋屈。算了,人生苦短,我并不需要去体会每一个诘曲幽深的灵魂,就算他再伟大,与我何干?还是畅怀适意,随兴所致比较容易性感。

6。睡了。照片都是去年拍的,阿尔卑斯山麓。

72 Comments

嬴政梓棺费鲍鱼

8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