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1

Bubble of Silence

J.S.巴赫[安娜 • 玛德莲娜],献给伦敦难得一见的夏日,虽然只有两天




每一天,我漂浮在声音的海洋里,like a bubble of silence floating in the sea of noise

我戾气太深,杀气太重。被烦的不行的时候,大圣的话无数次从心底浮起,“我再手起刀落,哗--!整个世界清静了。。。”

想想而已。唐僧们虽然罗嗦,对我不赖。奶奶的,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好在我还有钢琴曲可以听,鹿可以看,骄阳下走过玻璃窗,看到自己像风一样掠过人群。这些都让我安心。

夏天,少说话。“像一个渔夫独自穿过闹市,不言不语,满怀海的心事”

61 Comments

Lucky

我感到自己正在慢慢失去热情。我所知道的是,这一天迟早会来,我不知道的是,它来的这样快。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电影,这时画外音就该说,她,都市女郎,职业风光,她的生活看起来无懈可击。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若有所失?她到底在寻找什么?

Oh well,这故事其实一点都不新鲜。11年前,还没发胖,还没发疯,还是全世界甜心的小甜甜布兰尼就唱过,She’s so lucky, she’s a star. But she cry cry cries in her lonely heart thinking, if there’s nothing missing in my life,then why do these tears come at night?

11年前,还是没心没肺的年纪,第一次听到这歌,居然觉得悲从中来。人生哪有完美的时刻?荧烛高烧,满室皆春,总有烛光照不到的暗角;少年得志,金童玉女,你所不知道的部分叫甘苦自知。

我失去的热情,就躲在烛光背后,宽袍大袖,折扇轻摇,笑我看不穿吧?

But now that I see the light, I wouldn’t trade you for the world, ever, again.

54 Comments

I see the light

月楼主友情提醒,不要错过这个Youtube视频啊,国内的同学翻墙吧!

看过天灯吗?蓝墨水一样的夜幕下,千万只天灯像花瓣一样缓缓飘向空中。刹那间你如同置身玫瑰色的银河,恒星温柔的燃烧,行星化为漫天的桃花,而宇宙像春水一样绕着你轻轻旋转。这一刻,你内心震动。你感到自己如同那些飞升的天灯,在逃逸的边缘,忽然对地面生出无限眷恋。

这一刻,在你落英缤纷的银河里,你无语凝咽,泪下如雨。

20 Comments

决战格林威治之巅














在一个预报说有雨却阳光灿烂的日子,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在奔三的年纪各种犯二,真是美好啊!

47 Comments

宛在水中央


黄昏之后,从阳台望出去,有一驮鲸鱼那么大的云,软趴趴的浮在天边。

它游了那么久,一定累坏了。

33 Comments

V&A








跟经华去V&A,两人花一下午,细细看馆藏的价值连城的古董首饰。从两千年前看起,一路惊叹,一直看到近代,转为哀叹。

我们这个时代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唯独缺乏敬畏。而少了敬畏,怎么会有登峰造极的审美?

美是这样稀有,值得终生追求。

21 Comments

矮油

网络终于恢复了,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4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