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1

普鲁斯特问卷

1. 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自由自在,心无挂碍。

2.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写作,画画,或者弹琴中的任一样,能做到直指人心。

3. 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变老。

4. 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有时欢乐,有时痛苦。

5.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没有。

6. 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生而为我。

7. 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没有。别人爱我的优点,可我爱我的缺点多于优点。

8. 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每一次旅行都是最喜欢的。

9. 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小气,嫉妒心强。

10. 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我妈。

11. 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看到过两次奢侈璀璨的不像样的星空。一次在冬日的Swansea街头,一次在印度洋。

12. 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占尽了好处,还巴望着没得到的那一点儿。

13. 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全部。我觉得美德本身就是狗屎。

14. 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有创造性的。从无到有的内种创造。

15. 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哪儿都不满意。无数个负就得正了。

16. 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没有。即使能重来,我还是会做已做出的一切决定。

17. 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鄙视的是谁?
余秋雨大师。这么说真特么抬举他啊。其实是一下想不起别人来。

18. 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特质?
冷酷。强悍。聪明绝顶。

19. 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是词语是什么?
Shit,Fuck,Holy crap

20.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冷酷。聪明。不蔓不枝。

21. 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跟第一个男朋友分手。

22. 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讲义气。别的统统不重要。

23. 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我妈。自由。

24. 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随时随地。给个痛快就行。万一有葬礼,请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

25. 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最快乐?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26. 如果你可以改变你的家庭一件事,那会是什么?
十年前应该多买房啊多买房。

27. 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2003年2月13号的晚上。

28.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Always in shit,only the depth varies.

加一题,因为29是我最喜欢的数字

29. 如果能对一个已经不在我们时空的人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永远爱你。

55 Comments

Gelukkig Verjaardag

Hou van jo

Leave a comment

花园里的BBQ

建议背景音乐,Canon in D rock版,我最爱的Canon in D!

一个幸福感爆棚的下午,希腊航海的全体(缺一)同学重新聚首,在蔡氏夫妇温布尔顿的新居举行烧烤趴体。斌哥家的迷迭香比大麻还神奇,这个下午,每个人都吃的脑满肠肥,笑的见牙不见眼。所谓幸福,就是这样吧。此刻,我不关心世界,我只想笑!

张教主!多谢你送我的海魂衫,好看不?

111 Comments

接地气

我不会做饭,对吃饭也从不讲究。我挑剔的东西已经太多,唯一不挑的就是吃的。只要别逼我吃我不爱吃的东西,吃啥都行,不吃都行。

前两天在微博看到腊肠焖饭的做法,连我这种智商都一看就懂。反正家里材料齐全,就信手一试,我靠,从今以后番茄炒鸡蛋就不是我唯一会做的菜了。

嘿嘿,看来做饭也木有那么难么。

79 Comments

湖边


[九阴真经]上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实这话是老子说的。

去湖边野炊,这个离家只有12英里的小湖美的让我恨不得化作一缕炊烟。伦敦未必是全世界最美的城市,却是埋藏着最多惊喜的城市,至少于我如是。

逗天鹅,喂大狗,啃鸡腿。人生已是如此完美,我真害怕下一秒过去,一切变成梦中回忆。昔日张岱写[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痴人说梦,字字泣血。读罢,分不清他到底是留恋昔年的西湖,还是留恋昔年的自己。最好的时光和最好的地点在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枝枝蔓蔓,交错蜿蜒,从此再无分开的可能。然后呢?然后呢?不足胜有余,有余了,天都不容许,于是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嘿嘿,嘿嘿。

真到那一天,哪位同学把我kick回原来的梦境吧?具体操作请参考[盗梦空间]。大恩不言谢。

“去,去看那,繁花之中如何再生繁花,梦境之上如何再现梦境。”

86 Comments

对不起

地球正在遭受巨大不幸的时候,我过的优哉游哉,我感到很不安。

对于日本,这个我从小就刻骨仇恨的国家,我没有太多话要说。内心深处,即使有一天日本覆国,我也不会觉得惋惜或者难过。所以地震以来,看到日本被一波一波的噩运侵袭,我一直挺幸灾乐祸的。我想大国之间的斗争永无止息,敌国国力削减一分,我国便可趁势崛起一分。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不战而胜,方为大胜。下棋的人怎么会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

去摄政公园玩儿。回来的时候,走进一家日本居酒屋,一个日本姑娘,面容哀伤的跟我打招呼。坐下,看到桌上有一个小小的留言簿,“对内些几乎被毁灭,看不见希望,感觉迷失的日本人说几句话吧。你也许帮不上什么大忙,但你可以传递希望,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人”。翻开本子,前几页写的密密麻麻,日文,英文,法文,不知道哪国文。我凝视着空白页面,第一次感觉灾难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想,我是不是也该写点什么?

忽然之间,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攫住我,好像有人当头打了我一棒,让我头昏脑胀。日本人,难道不也是人么?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人,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人看?为什么我把他们的生死看的比泡沫还轻?为什么我对他们的痛苦这样冷酷无视?

一直以来在我的意识里,日本人只是一个概念,一个敌对的概念,想起日本人,潜意识就把他们自动归类为敌人,王八蛋,变态的民族。我从来不接近日本人,对于想接近我的日本人,也绝不接受。这么多年,仇恨占满我的内心,没有留下任何别的空间。所以,当灭顶之灾降临日本,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啊,敌人倒霉了,好啊!可是我从来没想过,他们首先是一个个的人,跟我们一样,活生生的人。他们有血有肉,他们会哭会笑,他们也有父母至亲,他们中活着的绝大部分人,并没有做过伤害我们的事情。我恨当年的皇军,我恨如今的右翼分子。可是,大部分的日本人,他们就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的普通人。他们是隔壁的大妈,玩手机游戏的小学生,辛勤工作的白领。他们跟我们一样,活的蛮辛苦,为了理想都要苦苦打拼。忽然之间,我想起了网上铺天盖地的,之前被我极度鄙视的一句话:“你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中国人”。我终于,懂得了这句话的意思。

兔死狐悲,物尚且伤其类;而我,我错了。

日本,我祝福你。忍住眼泪,我多给了几镑小费。

105 Comments

早春


想去看鹿,于是横穿半个伦敦,在天黑前一小时赶到Richmond Park。见到许多奇异的树,漂亮的像假的一样的鸭子,溪边如火如荼的茶花丛。

春天就这样来了么?

131 Comments

苏格兰

二月底,我们来到苏格兰。正是倒春寒时节,伦敦冷的冰窟窿一样。苏格兰却温暖明媚,像个巨大的酒窖。上高地的第一天,我们就被弥天弥地的金色阳光晃晕了。这不是传说中盛夏都要穿棉衣的地儿么?可是眼前杂花生树,飞鸟投林,荒草尽头,雪水汇成的小河汩汩奔流,阳光像号角一样响彻山野,哪有半点苦寒之地的样子?

在英国呆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苏格兰。可是!如果没有苏格兰,我贫乏的人生会失去多少乐趣! 航海的时候,我表演的公认最经典的笑话,就是模仿苏格兰口音,“Scream b*tch, scream” “Noooooooo~~~”, 在被我船船员无数次模仿后,干脆成了我们的接头暗号。工作以来,我碰到的最好玩的同事,是一个每天缠着我要糖的苏格兰哥们儿,有次他拿了盒苏格兰方糖请大家吃,一定要把最后一块留给我,别人逗他,他怪模怪样又一脸正经的说,”It’s gotta be Myra, ya know, she feeds me well”,把我笑的又感动的不行。更不用提逛街的时候,让我这个格子控一见就走不动路的,苏格兰出产的格纹围巾格纹披肩格纹大衣。苏格兰!这里有水怪,风笛,Haggis;这里更盛产硬汉,大酒,超短裙。怎么mix and match都是人间天堂啊!

话说我们刚到旅馆内晚就受了点惊吓。其时夕阳西下,苍茫的群山中,河边的小旅馆看起来十分温馨。泊好车,我们走向旅馆大门。突然间,当当当挡,一部轮椅横空出世,门神似的蹲在旅馆门口。这个旅馆离雪场就几百米之遥,旅客大都是来滑雪的,那么轮椅意味着。。。我靠!姐姐我明儿第一次上山滑雪好么?不带这么吓唬人的好么?我们几个相视骇笑,各自腿脚发软,心里发毛的回了屋。

第二天起个大早,拉开窗帘,山跟河都醒了。我套上飞行员一样的大红色滑雪服,得意洋洋的准备进山,浑然不觉等待我的将是什么。其实也还好,头一天滑,摔了二三十个跟头而已。咱臀大肉沉,也不觉得疼。反正,哪里摔倒,哪里爬起来接着摔呗,摔着摔着就习惯了。当中一度自暴自弃,回车里休息不想再回雪场。可挂念着还在山上给我看滑雪板的同学们,常存抱柱信啊!于是一咬牙,丢掉帽子,背起相机,迈着太空步(穿过滑雪靴的同学都懂的)杀回雪场。没走几步,远处的山谷里忽然卷起一场暴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劈头盖脸的撒下来。我都看呆了,太阳还在天上哪,老天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犹豫了几秒钟,决定不退回车里。顶着风雪艰难向前移动,心底豪气忽生,有一种义无返顾,慷慨就义的赶脚,我不能让他们自个儿在山上冻死吧,我总得去跟他们冻死在一块儿吧。做人不讲义气,还不如去做黄鱼。结果我这儿刚内心激动的挪到山口,跟村长挥手大喊 “我回来了!”,雪突然就停了,说停就停,刹那间阳光普照,碧空如洗。我内个欲哭无泪啊,妈的,一点儿煽情的机会都不给我。。。

下午我们上了更陡的坡,跟低处过度使用的奶牛一样黑一块白一块的雪地不同,高处的雪道白雪蔼蔼,气象森严。摔了一上午之后,我终于找到了点感觉。有一段很长的雪道,我居然自己滑完了,一瞬间,真有一种雪上飞的感觉啊!什么都在脑后了,阳光耀眼,世界飞速倒退,速度就是一切!难怪男人都爱飙车,速度与激情,真是体会过才明白这两者何其相似啊。

不滑雪的时候,我们就去爬山,游湖,寻找非主牛。高地苍茫辽阔,风吹草低见牛羊,在这样的地方,即使什么都不干,坐着看看云,我也觉得是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最后要表扬一下我们住的旅馆,倒数第二张照片就是内旅馆的名字。苏格兰人民真是太淳朴,太好客了,你知道吗,那么舒服的大床,那么热的暖气和洗澡水,那么迷人的风景,那么丰盛的早餐,那么快的wifi,他们收我们多少钱一晚上?10镑,10镑啊!结账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以我在欧洲住宾馆无数的经验,这起码是60镑一晚的标准,人家只肯要10镑!一顿早餐都抵了。。结果我们只好把身上的现金都当小费给了,还是觉得性价比太高,生平未见,生平未见,苏格兰人民是多有爱啊!

95 Comments

雪山飞猪

苏格兰高地滑雪归来。A pig that can fly。

6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