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有物

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 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

40 Comments

甜美

大部分时候,我在马背上,御风奔跑

偶尔,我也想靠着我的驯鹿,小睡一会儿

你知道,这些,都是很甜美的

53 Comments

铁马冰河凡尔赛

镜厅人头攒动。我站在角落,觉得呼吸不畅,想,这时如果拉开内17扇拱形长窗,那这个金碧辉煌,人来人往的大厅,会不会悄悄的下一场雪?

我不喜欢凡尔赛宫,正如我不喜欢温莎城堡。宫殿当然是宏大而美的,但美的穷奢极欲的宫殿却总是让我倍感压迫。威仪赫赫的大殿,代表着帝王们君权神授,不可动摇的美梦;价值连城的内饰,却让我想起国王横征暴敛,兵祸连年的行径。You may call me young and naïve,但一个英明仁慈的君主,难道不应该把荣光献给天主,把财富藏于民间,把励精图治,为国为民刻在自己的权杖上么?醉心炫耀自己的权力财势,耽搁沉溺于声色犬马,榨干百姓,搜刮国库,然后留下一座煌煌的宫殿,这个有什么好牛B的?所以在凡尔赛宫,我唯一不停转的念头就是,1789年,在美仑美奂,极尽豪奢的凡尔赛宫修缮完毕的100年后,法国大革命爆发了,把太阳王路易十四(凡尔赛宫的建造者)的第五代孙路易十六赶上了断头台。倒霉的路易十六,本来只是一个爱好造锁,优柔寡断的老实人,却因为他太太太爷爷积累起的民怨送了命。不可一世的太阳王,曾经豪言说,朕即国家。临死前幡然醒悟,改口说,朕死了,国家还是国家。可惜他悟的太晚,裂痕已经造成,压迫已经太深,终于引发了排山倒海的法国大革命,导致了波旁王朝在法国的消亡。可见有压迫就有反抗啊,天日昭昭,天日昭昭,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后来愤青我去了冰天雪地的后花园。忽然间,神迹一样的,心里的不爽消失的无影无踪。造物之奇妙,让人忘忧,无恨,离地三尺。

然后, 然后我就不想再说什么了。

10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