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0

Merry Xmas

See you all in 2011!

Greetings from Paris

24 Comments

Gran Canaria II

雨声潺潺,山谷里的小酒肆人声喧哗。一个凉棚,横七竖八摆着几条长桌,每张都坐满了客人。一个青衣老者,抱了一捆柴,正缓步走向炉火沸腾的灶台。他身形瘦小,面容愁苦,竟像他怀里的枯柴一般。他到得灶前,双手平举,柴火便纷纷落进灶塘,火舌乍起,把那架上的肥肉烤的滋滋作响。

袅袅青烟里,一个少年斜靠着栏杆,他握着酒杯,笑吟吟的道:“好香,好香。鹤兄,月姑娘,今日雨下的那么大,看样子是走不成啦。咱三个就在这儿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岂不痛快?” 他左首坐着一个面容清俊的青年,此时微微一笑,并不作答。他对面的少女却眉花眼笑,欢颜道:“我觉得如此甚好,不用理鹤哥哥。来,我跟你喝。” 她话音未落,忽觉眼前绿光一闪,一物疾如闪电,破空而来,少女待要惊呼,先前那青年已猛然长臂暴起。只见他身形不动,将手中酒杯向下一压,他移开手,三人定睛向杯中瞧去,一只大头苍蝇兀自在酒里挣扎。酒水泛出一股花香,却又略带腥味,令人闻之晕眩。

“用苍蝇作暗器?!莫非是。。。?” 那少女心念电转,三人都转头向棚外看去, 却哪里有半条人影。只见雨越下越大,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Jason同学,教主和我围观一只在酒杯里游泳的大头苍蝇,想不明白这小东西为神马那么饥渴的一头扎进啤酒里。当时我们正在大金丝雀岛某山谷的一座凉棚里,棚外雨意正浓,鸟兽阑珊,棚内却酒香肉味,人声鼎沸,活脱脱一个古龙笔下的江湖。我们躲雨躲的无聊,就想起瞎编个武侠小说玩儿。我更熟悉金庸的语言风格,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山海篇]

87 Comments

木星,你离我这样远

牛奶已翻,哭泣无用。

百宝沉江,壮士断腕。

54 Comments

Gran Canaria I

[沙漠篇]

[鸟兽花草篇]

I’m a firm believer that a good picture says it all.

月楼主贴图贴的伤重吐血,本贴到此为止,过两天开新贴把[山海篇]和游记发完。

85 Comments

焦糖布丁

爱美丽小姐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银勺,抿嘴一笑,狡黠又快活。她面前摆着一碟闪着金黄色诱人光泽的焦糖布丁,映在她的黑眼珠里就变成两个大大的金黄色桃心。爱美丽抬起手,银勺就象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轻快的掠过焦糖表面,于是结了冰的湖面碎裂了,于是更浓的笑意从她双颊漾开。。。

这是电影[天使爱美丽]里的一幕,而我是这样的喜欢爱美丽,以至于打算在不远的将来给我女儿取相同的名字。喜欢爱美丽而喜欢上爱美丽喜欢的焦糖布丁,这实在是没什么意外的事情。

欧洲人的饮食,只能用可怜来形容。海明威在巴黎流浪的内段日子,生活清苦,常常饥一顿,饱一顿,要靠冥想来抵抗饥饿。正因为这种匮乏,反而让他对食物怀有最质朴的热爱之心。每当看到他饱含深情的写下在拉丁区某餐馆享用了一客风味绝佳的小羊排,或者在协和广场旁买了包热乎又好吃的炒栗子,我就心头一酸,觉得海明威大叔好可怜哟。这么点可怜巴巴的东西,他就觉得是至高无上的美味了,那么他要是去到我的国家,岂不是要当场晕厥,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欧洲的食物比起我煌煌天朝的美食,好比凤姐遇到了德艺双馨的苍井空,但凤姐也有她独步天下的地方,在欧洲的食物里,这个独步天下就是甜点。

我喜欢所有的甜点。刚会走路的时候就爬上厨房的桌子偷吃妈妈做饭用的白糖,吃到满脸都是白糖的时候被我妈一把抓住。稍微大点儿,别的小朋友衣襟上缝两个口袋,我身上总是缝四个,四个口袋都鼓鼓囊囊的塞满大白兔奶糖。成年后,我每天都要吃一大块巧克力,这么多年几乎没断过,反正不给我吃巧克力我就不想活了。所以你可以想象,很多年以前,我刚到英国,第一次在Tesco看到琳琅满目的满架甜点时的景象,内时候我脚得自己简直走进了童话里巫婆的小屋,墙是巧克力做的,窗子是冰糖做的,往里一跳,哇,地毯是棉花糖做的!

然后就吃啊吃啊的吃了这么多年,欧洲的甜点也算是吃过大半儿了。最想点名表扬的是英国的Trifle,意大利的Tiramisu 和法国的Crème brûlée(就是焦糖布丁)。Trifle跟提拉米苏都是由蛋糕,custard,奶油等等一层一层做成,区别只是,Trifle中加入了水果和果酱,口感清新甜美,吃第一口简直如同初吻,让人白日飞升,灵魂出窍;提拉米苏却把蛋糕浸泡在烈酒和咖啡里,苦涩里带着一丝甜,于是这甜愈显浓烈,正如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爱情,明知九苦一甜,九死一生,还是有人甘之如饴,视死如归。焦糖布丁呢,焦糖布丁没有那么多的layers,只是一层爽脆的焦糖,一层滑腻的蛋奶,几乎是最简单的组合。用银勺敲碎焦糖的内刻,就象是在拆礼物的感觉。而它的口味呢,不象初恋,也不是苦恋,焦糖布丁象内种甜丝丝,又笃定定的感情,不急不徐,甜贱绵软,每一口都是你的,每一口都腻到心里。让人无端想起内句戏文,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哎,写的我蓦然有一种想要从此洗手做羹汤的赶脚。大半夜的,我还是洗洗睡吧。大家晚安。

4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