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0

人生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人生在世不称意 明朝散发弄扁舟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人生自古谁无死 不如自挂东南枝

26 Comments

摄政公园 之 水上飘

这个周末27度啊!!! 基本上就是我印象中一年最高的温度了。所以不管大家是不是都要躲在家里看CFA 我也要出去玩儿! 这是必须 一定 以及肯定的!因为再没有比错过一个伦敦的大太阳天更让人懊恼的事儿了。

睡到两点 起床 随便套条裙子 穿上拖鞋 直接杀去摄政公园。小风吹着我的头发 路边的小伙子举起啤酒瓶 啊啊啊 这才是夏天啊 久违的夏天!摄政公园早已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阳光下到处是各种欢乐的颜色 有些姐们儿穿着比基尼就出来了 让我想起马奈内幅光影生动的[草坪上的午餐]。一群特别有爱的同学 集体化装成海盗船长 拿着各种道具(比如望远镜啦 剑啦)在打打闹闹。我在心里由衷感叹 这才是我喜欢的伦敦啊!伦敦哪里能只有金融城内帮正襟危坐的大叔 伦敦必须有各种嬉皮摇滚朋克的美好青年!

跟亲爱的党磊和丽容会合以后 我们就租了一条船 开始了欢乐的摄政公园水上漂。丽容在岸边发现了一窝小鸭子 毛茸茸的非常可爱 不过我们正要不怀好意的划过去 鸭妈妈就回来了 我们就跑了。船到湖心 忽然传来一阵歌声。我循声望去 一个白衣少年 在岸边席地而坐 正在弹一把吉他 身后是一地班驳的光影。我看不清他的长相 但他的琴声和歌声是那么温柔 简直要把人心融化。我向他举起相机 其实我很少拍人 因为我总觉得不征得别人同意就拍是很不礼貌的事。但他似乎并不介意 仍然清朗的唱着。“早几年的话 他是我的菜” 我笑着跟党磊说。“那现在呢?” 我刚想回答 现在也是 党磊同学自High的说 “现在口味重了 哈哈哈” 我和丽容也都大笑 看在他那么High的份上 我就啥都不说了 反正大家都懂的。

从湖里上来后 我们就去了一个Top Table推荐的很奇怪的越南日本餐厅。头盘很赞 主菜很灾难。但有一个菜居然很象梅菜扣肉的味道。打包鸟。

我欢乐的一天就是这样了。

[小学生流水帐作文完]

PS 党磊 我重新看照片的时候震惊了!咱们偷拍的内个在草地睡觉的人 居然就是弹吉他的内个小伙子!

48 Comments

法南补记

我的法南之行 开始在一个雨天。雨中的阿尔卑斯山清隽明润 绵延万里的山势在氤氲的水汽里时隐时现 完全是一付云无心而出岫的神仙模样。”我们又要升仙了”  我对正在专心开车的村长说 “这次不知道要在云里呆多久?”  ” 很久。现在知道当神仙的痛苦了吧?” 村长说。

我笑了 望着窗外烟云四起的山脉 慢慢的沉入睡眠。

黄昏的时候 大家叫醒我 我们到了小镇Chamonix  阿尔卑斯山的一处滑雪胜地 也是攀登欧洲第一高峰Mont Blank的最佳入口。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窗外仍是重重的雨幕 眼前的小镇清新的一塌糊涂。桃花斜在人家前 远山浸在云雾里 四周是童话世界一样精致的小木屋。”真美啊 连名字都那么好听 Chamonix  按音译 不是可以叫作霞慕霓么?还是夏梦旎更好一点?”  我笑着问 大佬们当然是不屑于回答这么文艺的问题的。

当晚住一家温泉酒店 阳台外面就是云蒸雾腾的青山。我尤其喜欢大堂里装饰用的一排排的阿尔卑斯山原木 还有角落里假装自己是三块岩石的沙发。特别天人合一的感觉。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早上山。坐缆车到海拔3800多米的Aiquille Du Midi  雪很大 我被迫套了三条裤子。身高193的村长很快就有了高山反应 嘴唇发紫 我只觉得冷 高反却一点都木有。站在霁雪四散的山巅 刚风劲烈 千山万壑都笼罩在半明半晦的风雪中 远眺群峰雄峙 天地一白 恍如置身瑶台琼圃之上。忽然想起当年玩仙剑的时候 李逍遥和林月如进锁妖塔之前 蜀山上也有这么一片莽莽雪岭。我熟悉攻略 知道月如一进锁妖塔 就不会活着回来。我猜到了开头 也猜到了结局 却无法改变任何一样 这很让人伤心的。但我可以让时光停下来。于是内个下午 我在电脑前 什么都没做 就让逍遥和月如在蜀山之巅的雪原中 到处漫游。在漫天大雪中 我看着他们并肩伫立在悬崖上的背影 想象月如笑靥如花 对逍遥说 “我们要一起 吃到老 玩到老” 觉得这简直就是地老天荒。

后来 “吃到老 玩到老” 就成了我的人生理想。

漫天风雪中 我们从山顶下来 下到一个有万年玄冰的谷底。我发现朋友这个东西真的是物以类聚啊。我身边比较Close的朋友 几乎都跟我一个脾气 就是雨下再大也不肯带伞的内种。结果就是我们在深入绝情谷底的时候 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的湿透 简直浑身淌水。但是是值得的 因为我不但发现了小龙女的寒冰床 还第一次亲眼见到巨大的蓝色的远古冰川。我跟Puppy哥小时候都是[十万个为什么]的鱼翅级粉丝 于是我们俩开始格物致知 推测为什么远古冰川呈现微蓝色。晚上我回宾馆用百度Google的时候 发现我们都格错了 聪明的同学 你猜一猜 为什么这些万年玄冰 是迷人的蓝色呢?

夏梦旎篇完。明天继续。


昨天写到蓝色玄冰的奥秘 几位同学在留言里做出了解答 恭喜你们 答对了!远古冰川之所以呈现蓝色 其实跟光在冰层里的折射有关。红光波长较长 衍射力强 能穿透冰川。蓝光波长较短 容易发生散射 就使这些冰川呈现出蓝水晶的样子。正如天空与大海呈现蓝色的原因一样。我跟Puppy哥还误以为冰层里有什么特殊的矿物质 看来我们比较无知。

离开夏梦旎以后 我们开始了漫长的Road Trip。在法南的9天当中 我们行驶了1600多公里 几乎用车轮丈量了法南的广袤土地。同学们对我拍的照片多有谬赞 我一向很感不安。就象这次我一路上所见的最美丽的风景 其实没有一处我有机会把它拍下来的 因为当时我们总是在路上。无论是白雪皑皑 绿草茵茵的阿尔卑斯山山麓 是风狂雨疏 慑人心魄的悬崖 峭壁和大峡谷 还是骤雨初歇 阳光乍现的普罗旺斯乡间小路 身为一个手不离相机的人 我没办法记录下我亲眼目睹的最美丽的风景 总是深感遗憾。但留下一些想象的空间也是好的 毕竟 我用照片记录下我看过的世界 而你 还是要去亲眼看见这一切才好。

在普罗旺斯的几天 我在上一篇日志里提到过 我们总是在躲雨。惟独在小镇Avignon  春哥显灵 整整一天都是晴的 激动的村长连连表示以后要坚定不移的追随春哥。Avignon是普罗旺斯的首府 人称罗马教皇之都 自14世纪以来 历经七位教皇 所以深具罗马教廷色彩 宛如一个小型的梵蒂冈。在欧洲呆久了的人 可能会对罗马建筑有一点审美疲劳 所以这座小镇上恢弘雄伟的教皇宫其实并没有多么吸引我。我大感惊艳的 是教皇宫的花园里 那整整一墙深红色的玫瑰花。那真的是 美艳不可方物的一墙玫瑰啊 而且香味又厚又重 让我想起美女与野兽里面 野兽种的让人惊叹的玫瑰。我很好奇的是 教皇大人们每天看见这么让人神魂颠倒的玫瑰花 怎么还能专心侍奉主呢?如果我是教皇 每年春夏玫瑰绽放的时候 我大概就什么都不做 天天过来花前坐了。

关于普罗旺斯 我觉得大家可能有点太Overrate了。反正我们在普罗旺斯 一路上没少骂内些又凛冽 又清新 又蛋疼的文艺青年们。靠 没事整那么夸张干吗?普罗旺斯被传的太仙境 太神奇了 以至于亲眼看到的时候 让人大失所望 简直要去撞墙。当然我们没有在最好的季节到来 没有见到漫山遍野的熏衣草 原野尽头孤单的橄榄树 和一望无际的向日葵。我敢打赌这些都是很美很美很美的。但我还是想说句实话 普罗旺斯就是一个大农村。如果你非要说它是传说中的仙境 我只能说 兄弟 你见过仙境么?没见过 要不你憋两分钟气再说?

当然 人生总有Up and down  旅行也总有喜出望外和大失所望。虽然如此 我们还是要上路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 前方有什么在等待你。

36 Comments

给梵高























































































Vincent,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在法国南部呆了九天 一半的时间在阿尔卑斯山里行驶 剩下的时间 一半在躲雨 另一半 还是在躲雨. 阳光如此稀有 让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仿佛伦敦在我身边不肯离去. 我不是尼采 从来不觉得自己就是太阳 雨天总是使我情绪低落. 所以我常常在想 要不要搬去一个终年都是阳光的地区居住. 答案当然是好 或者 我直接回火星算了.

有一个黄昏 我们来到一个有尖塔教堂和旋转木马的小镇.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Puppy哥问我. “说吧” “这是St Rémy 梵高就是在这里画下[星夜]” “是吗?” 我如遭重击 心底一片茫然 再也说不出话来. 内天晚上 我们回到住所 大家忙着泊车 我独自来到空无一人的后花园.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 深蓝的夜空里是漩涡状肆意流淌的星云 空气微凉 蛙声从远处的田野隐隐传来 田野里是大丛大丛象野火一样燃烧的红色罂粟. 这是梵高仰望过的星空啊 我鼻子一酸 再也忍不住 捂着脸哭起来. 直到脸上淌满冰冷的眼泪 才觉得心里的火焰不那么滚烫炙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子 事实是 每一次离梵高很近的时候 我都会不可自抑的痛哭 除了在阿姆斯特丹嗑大麻很High的内次. 我不是神经病 我也不认为自己是文艺青年(because I’m way too tough) 更加不是为了装什么. 我只是仿佛能够感受到梵高的痛苦 每当离他很近的时候 这种痛苦就会让我坐立不安 让我没法假装宁静.

后来大家就陪我发疯 在24小时之内 我们五次回到St Rémy. 第五次看到内个尖塔教堂和旋转木马的时候 Jason同学说 “大家快来看月光宝盒啊 我们又穿越回来了” 我忍不住笑了 觉得心里的抑郁少了很多.

如果真的有月光宝盒 我一定会回去看你的 Vincent Van Gogh.

62 Comments

春哥 救救我吧

我在阿尔卑斯山 经历了三天大雨 两场暴雪 一阵妖风

春哥 你显显灵让太阳出来吧 你不能让你忠实的信徒冻死在山上呀!

要是今天我能看见阳光 从今往后 我一定在信仰栏里写上:

信春哥 得永生!

5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