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Portobello Road Market

坐落在诺丁山的Portobello Road Market 传说中全球最大的古董街 我的建议是 不要迷恋它 它只是个传说.

当然怀着赶庙会 冒险 或者买玩具的心情去是可以的. 如果你呆够了鸟都不拉屎的安静的英格兰大农村 想要感受一下大都市人潮人海的热闹 那Portobello是不二之选. 当然前提是 你不会愚蠢到象我一样 每次去都背着笨重的相机 还指望能在潮水一样的人群中全身而退.

电影[诺丁山]里休.格兰特扮演的书店老板  就生活在这条街上. 我印象至深的一幕 是格兰特在一见钟情的大明星罗伯茨离开以后 一个人从诺丁山的集市上走过 早春的风吹乱他的头发 裙角飘飘的女孩在盛夏的阳光下挑选鲜花  街边 年轻的母亲刚给婴儿戴好秋帽  鹅毛大的雪花就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时光流转 四季变幻 格兰特一个人走在这条长长的街道上  背景里的一切热闹喧嚣似乎都与他无关 压低的天空下 只有Lighthouse Family的歌声在回荡  Ain’t no sunshine when she’s gone. It’s not warm when she’s away. Ain’t no sunshine when she’s gone. And she’s always gone too long. 她走了 也带走阳光. 她离开 温暖不再来. 她走了 带走了阳光. 而她要离开 那么长.

我真是喜欢这部电影啊. 隔了这么多年 想起来 心还是象被什么重物 缓慢而温柔的击中.

不过就象童话和现实的云泥之别 真实的Portobello Road Market和浪漫并没有什么关联. 大概是因为每个礼拜只有星期六才允许摆设摊位 一到周六 热情的人群就象变戏法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 我和妈妈被人潮所卷挟 几乎是足不点地的前行 逛街淘宝的乐趣也大打折扣.

唯一的收获是一只印度雕花木盒 一只锡兰包银木盒 一条羊毛披肩 外加三副古董耳环. 回家反复的看 实在是喜欢 我要做古董耳环控了.

说起来我曾经是很多XX控 比如说书控 古董控 青花瓷控 项链控 Vivienne Westwood控. 有一次在家里开Girls Night 我的姑娘朋友们一进门就大呼小叫 “Myra 你怎么那么多东西?!” 我很懵 因为我从没觉得自己东西多. 或者说 我从不觉得东西多 是一种负累. 美丽的Bao Lei同学说 她希望自己永远都处在一种可以拎起一个小箱子就上路的状态 所以她总是有所控制 不让自己拥有太多的东西. 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很迷人. 但我想 我这样偶尔热情的XX控也没有问题 虽然我有许多东西 但我并不在意失去. 如果有一天我想上路了 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我拥有的并不能羁绊我. 在我的小箱子里 我只要放一张照片 一把茶壶 几枚印章 和我抱了5年的趴趴狗. 就算连这些都带不走 也没有关系 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 本来也都不是东西.

今天翻书 看到[禅说]里有一偈 “有物先天地 无形本寂寥 能为万象主 不逐四时凋”  想起[大宗师]里也有过类似的论述 “不为物先 不为物后 故能为万物主” 佛和道居然说了一样的道理 大喜. 刹那间灵台清明 一片澄澈 无佛 无道 无我 无众生 见性成佛 物我两忘.

10 Comments

一二三 木头人

我笑的时候嘴巴可以咧很大 所以我喜欢郭芙蓉.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 芙妹如此暴躁 让世界更加美好.

最近工作压力骤大 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 一准是我.  而我常去的健身房 时常发生的一幕是 一个姑娘一边挥汗如雨的骑脚踏车 一边翻着一沓报告  面前走过形形色色的肌肉猛男 而我逐渐连眼皮都不再抬一下.  不过 所谓压迫越大 反抗就越大 我反抗的方式就是 平时卖命工作 一到周末 就更加拼命的出去玩儿.

夏天到了尾巴的时候 阳光反而炽烈耀眼.  今天带我妈去了另一个Pick your own的农庄 不出所料 妈妈比我还兴奋. 跟宽敞的需要开车下田的Garsons Farm相比 这个叫做Parkside 的农庄小而精致 当季的作物只有草莓 玉米 李子 樱桃番茄 法国豆荚几种. 农庄坐落在一个坡度很低的小山上  空气里浮动着蔼蔼的水果的甜香 田野尽头 是一棵橄榄树孤单而骄傲的身影.  一块块色泽各异的农田 被杂花 稀树所分割 熟透了的果子掉在地上 象许多咧嘴傻笑的红彤彤的脸.  我知道妈妈一直的愿望就是找一个农村居住一段日子 其实我也想 但暂时做不到 所以我很中意跑来接一接地气 象农民一样穿行在田间 俯拾皆是蔬果 举头便是青天 ‘得半日之闲  可抵十年的尘梦’.

不过 这也可能只是我这样从未在农村生活过的人的瞎矫情. 自己没有经历过的生活 总是可以有所憧憬的吧?

米兰.昆德拉就说: 生活在别处.

周五下班以后 拖妈妈去逛街. 我妈一向朴素 从小就教育我说 女孩子无所谓外表和打扮 ‘腹有诗书气自华’. 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是 每年回国 我妈都逼我海吃海喝 目标就是让我的体重达到120斤 因为她觉得那样才是自然和美. 每当别的姑娘跟我抱怨 ‘我妈都不许我吃饭 逼我减肥’ 我就怀疑我妈妈是不是从唐朝穿越来的? 否则为啥她的审美观那么独行特立 惊世骇俗?

扯远了 继续说逛街. 可以想见 我妈对逛街这回事是没什么兴趣的 即使是到了伦敦著名的牛津街 邦德街 ‘跟淮海路也没什么差别’. 所以我们蜻蜓点水似的看了两家我常去的服装店 就打道回府了. 路过一个街口 忽然传来了一阵鼓点和琴箫的声音 初时低徊 既而高亢 乐声十分古怪 却又动听已极 仿佛一张弥天弥地的大网 劈头盖脸的将人罩住. 妈妈和我同时被乐声所惊 循声望去 在我们身后大约两米的地方 有三个流浪艺人正在演奏. 他们皮肤黝黑 长发及肩 一人击鼓 一人吹萧 一人拨弄一个小小的拨弦乐器 这些乐器我一样都不认得 那天籁般的乐声却让人寒毛倒竖. 我跟妈妈交换了下眼神 就找了个适合的位置 站在街边凝神谛听. 熟悉的街景消失了 我身处的世界忽然变成了一缕青烟. 我看到鲜花怒放 鬼怪舞蹈 粗壮的藤蔓植物向天空疯长 我看到巨大的金刚鹦鹉飞过晦暗的雨林 猿猴在林间跳跃 我看到干燥的热风从盐湖吹来 洒落在天际 沸腾了星空. 一曲终了 我看到妈妈如怨如慕 如泣如诉的表情 知道她所受的震动 远大于我. 妈妈说 ‘如果可以 我真想跟他们一起去’ 我点点头 买了一张CD. ‘真的 什么都不要 这样已经足够…’

那一刻 我终于知道我的隐士情结是哪里来的了. 而在很久以后 我也终于能在镜头前 笑的跟郭芙蓉一样没心没肺.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最亲爱的妈妈.

 

22 Comments

道长 其实。。我输了

我现在最想看的电影,是香港谢氏夫妇的[麦兜响当当]。

在这一集里,小猪麦兜去到了武当山。武当山脚下,三岁的小朋友也会打拳,所以麦兜被送来这里学武术。

武当山上有个道长,他一直在山上,从没见到过这个花花世界,只是练自己的功夫。后来有一次,他跑到到深圳隔空和李小龙打了一架,打完了,道长很失落,他说:  “没有河隔着,我肯定输了。” 从此他就回到山上,潜心习武,用尽办法教麦兜这帮年轻人,一心只想光复武当。

很多年以后,在全国幼儿园比武大赛上,道长偶遇李小龙的弟子。他惊讶的发现,李小龙当年也曾觉得 “没有河隔着,我肯定输了。” 道长忽然释怀了。

“其实可以回到之前的主题。很多人见到别人之后,觉得别人好,觉得自己有问题,拿别人做标准。道长不会知道,原来李小龙也觉得对方的武功好。就像我们几十年来要赶美超英,突然发现,原来美国人也想学你。道长虽然浪费了很多光阴,但也未必是白费,因为他解开了心结。大家都不用那么害怕。”

这段话出自麦兜之父谢立文。我盯着看了很久,仿佛醍醐灌顶,甘露洒心。

是啊,为什么我们那么爱跟别人比? 为什么只有用别人做参照物,才能看出自己的成功或失败? 就比如我,从小好胜,事事不甘居人后,结果呢,我又赢了谁? 赢了怎么样,输了又怎样?

花园里生长着各种花花草草,牡丹玫瑰固然芳重一时,一朵雏菊,到了它的季节,就该凌霜怒放。难道因为牡丹艳色倾城,别的花朵就要放弃盛开的权利? [黄金甲]里面,巩俐轻声说,“菊花都绣好了,总要让它开一次吧。”

恩,总要让它开一次。也只有这一次。你要好好盛放。

我想我明白了[麦兜响当当]里想揭示的主题——道法自然。你知道,你跟我都是世间特例,只此一家,绝无分号。就象冲上夜空的烟花,盛开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颜色,落地了,我们一起归于尘埃。如果我们在夜空遇见,或是遥远的瞥见你的光亮,我会笑着映照你的火光。而当飞舞的尘埃统统落定,我将不再遗憾。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道长,感谢你让我明白,这么多年,我一直都输了。。。

2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