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再见 彼得.潘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eter Pan 以后再也没有人 能阻止你回到你的Never Land

你飞吧 尽情的飞吧

如果有一天 我们在星际间重逢

我会给你看你曾经留在我心中的金色火焰

它还在燃烧 它不会熄灭

小飞侠 祝你旅行愉快!

10 Comments

夏至

Photobucket

夏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 所以今天值得庆祝. 买了芍药 放在床边. 我小时候 有一天早晨醒来 睁开眼就看到一瓶盛放的玫瑰——一个叔叔从他的花园里摘的——心里忽然欢喜的要发光 觉得世界温柔清亮亦如花瓣上的水滴.

上周五 PWC的人请我们部门Business lunch 然后Business drink 喝了整整一下午. 因为我喜欢粉红色的酒 后来每一轮便都是 粉红色的Tequila 粉红色的Cyder 我喝的心花怒放 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然而 酒喝到微醺 是最佳的状态. 这时候我想不起任何伤心的往事 只觉得眼前的人人都那么可爱 都可以象小孩一样放心的拥抱 (只是觉得而已 我从来没干过..)

后来不断的遇到人 各种各样的人. 有时说话 有时沉默. 我忽然想起我越来越象令狐冲…我伸出手 茫然的想抓住什么 却发现我买回来的芍药花苞 居然开出了牡丹…

一场大的欢喜 临了 只是空自怅惘. 正象一朵冰绡层叠的牡丹 未开时是一颗拳拳的心 一瓣瓣盛放了 心香吐尽 只余下嫩黄的蕊 是时光的一声叹息

12 Comments

四天三夜

余近日夜观天象,见两道紫气冲于牛斗之墟,大惊,起一课文王先天卦,察觉六爻之中驿马暗动,青龙临宫,是远行之象。后果获悉教主将于近日亲征瑞士,左使亦将远赴纽约。变生肘腋,黄教伦敦总坛将痛失两位灵魂人物,日后我等无福再恭聆教主妙语纶音,令人不由黯然神伤。然教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刘左使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此去东平Swissland,西荡United States,实为吐故纳新,培植羽翼,扬我黄教威名于英特那雄纳尔之良机!一干教众惟有日日焚香敬祷,一愿教主与左使得蒙天恩,如日之升;二愿我教教众上下一心,如月之恒;三愿黄教威震寰宇,德沛天地,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好啦,不开玩笑了,吹法螺吹的让人误会我是星宿派的就不好了。话说在英明神武的张教主和刘左使离开伦敦之前,我们去了传说中英国最美的国家公园 —— Lake District,湖区,算是我们的告别旅行。

湖区位于英格兰西北海岸,与苏格兰十分接近。这里地势广袤,山峦起伏,有英国最高的山峰和最大的湖泊。我们从伦敦出发,一路所见都是灰蒙蒙的高速公路,忽然眼前出现了大开大阖的青山,连绵百里,青翠欲流,只觉得襟怀为之一大爽。湖区的开场就是这样大气,直到离开,我也没想到更适合的形容词,只觉得她就是这样的好,这样的毋需被形容; 如果一定要我说,我觉得湖区只是’端然’二字。

文人爱以美人比喻湖泊,明末的张岱有过一番惊人语,’余谓西湖如名妓,人人得而媟亵之;鉴湖如闺秀,可钦而不可狎;湘湖如处子,眡娗羞涩,犹及见其未嫁时也’,当时看了拍岸叫绝,但不免为西湖惋惜,西湖柔媚天成,最有人间烟火气息,但何至于被贬为名妓?,可知文人多无良,狎弄亵玩是他,冷嘲热讽的也是他,典型的嫖客心理,不提也罢。如果要将湖区比做美人,我觉得她是一位天生丽质却不自知的牧羊女,一点粉黛不施,衣裙也只是最质朴的绵袍 —— 然而她清新的象湖上的风,她的美让人想起拂晓时山冈上第一缕金色阳光,你看到她,就会明白为什么王洛宾老爷爷会唱,’我愿做一只的小羊,陪在她身旁’,她只是美的这样毫无保留,让人连抵抗的念头亦没有。

我们在湖区租的小别墅就在最大的Windermere湖旁边,出行十分方便。教主夫人Rita担心大家会不够High,还携带了白酒红酒若干,事实证明没有酒我们也很High。到湖区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就去爬了Windermere湖边的一座山,又兴致勃勃的跑去Windermere湖里开船,当船在湖里行驶的时候,我们挨个爬到船头看夕阳,自以为其High无比,忽然一艘载满中东人的游艇乘风破浪而来。我们定睛一看 —— 只见那一船人分成左右两列,正在齐心协力的摇晃他们的船,那船剧烈摇摆,眼看就要翻了,又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 我们目瞪口呆,诧异极了,居然还能这样玩的?!! 相比起来,我们就太文艺,太Zhuangbility了。最后上岸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苍茫的夜色下,那一船人还在远处使劲的晃,大有不把船摇翻不上岸的架势。我不由用45度角仰望了一下天空,心想,中东的兄弟们,你们才是把Shability转变成Niubility的人啊!

第二天,我们去了湖畔诗人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生前最喜爱的Grasmere湖,那是他写下著名的诗篇’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的地方。由于我不知死活的穿了坡跟凉鞋,走完那条曾经给过Wordsworth无穷灵感的山间小路(Which守林的大爷说只有0.5英里,我却走了整整一个小时),我已经软的仿佛湖底的泥。停车的时间快到了,大家必须往回走,我迅速的想了一下,我这样子肯定没办法原路返回,我也不愿意拖累大家。Jason同学跑过来嘲笑我,说我出门穿的象时装秀,要我认错就背我回去,我被他一激,狂傲之情顿起,心想我就是游回去,也不能这样低头。于是我毅然挥别了大家,决定自己想办法涉水而过,大不了在湖边过夜,又有什么好怕?

‘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正是我向往的境界呢。

但我最终没有游水,也没有露营,一对利物浦来的情侣划船送我去了对岸。船至湖心,我抱膝而坐,微风从水上来,丝丝清凉沁人,而山光云影,绿树红花,此刻全荡漾消融于波心。这竟是我见过湖区最美的一刻,于是心意顿平,只感叹这分明是尘世的好风光,却让人如此俗念不兴。等我终于上了岸,大家已经在车里等着我了,看我笑嘻嘻的样子,都说我坐了船,一定得意的不得了。

我和Jason同学就相视一笑泯恩仇了。

第三天,我们在湖区最迷人的小湖Buttermere野餐,又去一个农庄看望了我的老朋友草泥马。

第四天,我们去了一个大瀑布,因为当时下雨,我就给瀑布下面的小溪起名叫’天落溪’,顺便给Windermere起名’风语湖’,自己觉得很开心。

我在湖区的四天三夜,就是这样了。

18 Comments

飓风季

前天是六一儿童节 也是大西洋飓风季的第一天. 著名的蝴蝶效应告诉我们:亚马逊流域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 会掀起密西西比流域的一场风暴. 我觉得这是我听过的最奇异最美丽的比喻. 然而身为保险界的一员 我还是希望巴西雨林里的蝴蝶能少扇几下翅膀—-再扇出几场去年那样的飓风 今年的Bonus就要吹到大西洋里去了.

一大早收到灾难模型组(Catastrophe Modelling)的报告 分析今年飓风季可能出现的热带风暴 龙卷风和飓风 结论是 又是一灾年. 我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 脑海里浮现出电影《龙卷风》里的画面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 两块浓黑的云层纠结缠绕 产生高速旋转的气旋 旋涡迅速增长 转眼已经变成一根顶天立地的巨大风柱. 就象一条愤怒狂暴的巨龙 风柱肆意横行 所向披靡 所过之处 天昏地暗 日月无光 人间霎时沦为修罗的炼狱场…

不知道为什么 想象这样的画面让我无端的兴奋. 除了血管里流淌的不安分的血液 我觉得唯一的解释就是 我热爱大自然展示它的伟力时 人类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渺小. 是的 渺小. 人类盘聚在这个星球上 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 但大自然不需要一群狂妄的主宰 只厚待心怀谦卑和敬意的子民. 圣经上说:人啊 你来自于尘土 仍将归于尘土. 生命终究不过是这个星球上的浮土 那什么才是永恒? 我不知道 永恒也不过是每一个瞬间的叠加. 我想起加菲猫说 ‘爱情来的快 去的也快 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决定在思考过这么冰冷而虚无的问题后 去吃一个冒着热气的猪肉卷 把永恒咽到肚子里.

在网上闲逛 看到有人说:话痨写博客 超级话痨玩Twitter 觉得传神的紧. 博客发展到今天 早已不是一个人自说自话的游戏. 美国电影 《楚门的世界》里 金.凯瑞扮演的Truman 一举一动都在全球上亿观众的注视下 而他却不自知;在今天的博客世界里 我们却是自己把自己推到舞台中央 架起摄象机 连向比特海 你愿意观众看到你生活的哪一幕 观众就会看到哪一幕. 于是有人表演起了华丽的盛装舞步 有人卷起裤腿 撒脚就是一阵狂奔. 舞吧 跑吧 我想 无论怎样 这是我们自导自演的真人秀 我们无法选择观众 但在自己的舞台上 我们却可以选择只演自己的剧本 哪怕你想要裸奔.

窗外 云层迅速移动 飓风的季节开始了 我莫明兴奋.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