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四月

 

[好照片]

什么样的照片算是好照片呢?

不同的摄影师会给你不同的答案

可是对我来说 我只有一个标准——照片会不会讲故事

一张会给你讲故事的照片 就一定是好照片…

All Photo by Master Song Jasonrovski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忘了我]

有没有人还记得这种蓝色的小花——忘了我?不起眼的小花 我却独爱她淡然出尘的气息 自来自去仿佛从不惊扰人间… 初三的时候我给它起名叫忘了我 寄托着自己的期望——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 我希望你们忘了我… 10年过去了 我早已经忘了它 春草却绕行到天涯… 那天在草丛里重见那星星点点的蔚蓝 惊呼"忘了我" 前尘往事忽然象被风吹起的花瓣 飘荡在落了雪的茫茫大地上… 才知道自己其实从来未曾忘记…

于是 看不见的 看见了.. 遗忘的 记住了..

Photobucket

[水草舞]

这几天在家看英国的一档选秀节目Britain Got Talent 常常看到我乐不可支…譬如一个叫Andy的60岁的的大叔 白衣黑裤 气质沉静 登台时俾睨全场 缓慢却有力的说: 我今年60岁 但我是一个舞者…他的自信明显的感染到所有人 音乐响起 每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期待 包括一向以毒舌闻名的三个评委…可是 几秒钟后 人们的眼神立刻变成了惊讶 不解和讥笑——因为Andy根本就没有在跳舞 他只是从头到尾重复着一个动作——高举双臂 不停的把手左右摇晃…如果非要说他在舞蹈 那一定是在模拟水草 还是一棵僵化的水草…于是 可怜的Andy大叔毫无意外的被三个评委Down掉了 当评委Simon Cowell示意他可以离开舞台的时候 却发生了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 Andy大叔脸带平静的微笑 继续左摇右摆的大跳他的水草舞 丝毫没有离场的意思 仿佛在用最后的时光向人们证明他舞蹈的意义——直到两个搞笑的主持人 一边大跳Andy大叔式水草舞 一边把他拖下场——结果还撞坏了舞台布景. 人们捧腹大笑 觉得这是节目开播以来最滑稽的一次表演 我觉得也是 因为我每次看都笑到脸酸…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居然相信Andy大叔是一个真正的舞者 我甚至觉得他应该得今年的冠军——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这样坚持自己的信念的 就算全世界都觉得你荒谬绝伦 你也要相信自己 把你的水草舞跳给这个怀疑你的世界看——谁说你一定没有追随者呢? Andy大叔 昨晚我跟朋友们Clubbing 我起码跳了10分钟的你的水草舞 我们都很喜欢.

Photobucket

 

12 Comments

天涯海角


在家K书的某个郁闷的下午,接到一个电话,” 喂,Myra,我在天涯海角。。。”

” 。。。。。。。”

一刹那什么也说不出来。天涯海角?英国也有天涯海角??

从小一直觉得天涯海角是全世界最好听的地名。想象中这个地方一定是在大陆的尽头,海的彼岸,有一天,一个走过千山万水的疲倦的旅人无意间来到这里。忽然间,他发现前面再也没有路了,自己仿佛来到世界的终点。这一刻,他一定感到了巨大的震动,茫茫天地间只剩下自己。。生命是这样的辽远幽寂,爱情又是这样无路可逃。于是,他闭上眼睛,轻轻的吐出四个字,”天涯海角”。。。

小时侯构思一个武侠小说,觉得一定要设置一个情节,写饱经离乱和误解的男女主人公,有一天不约而同的去到天涯海角,于是本来已成陌路的两个人重逢了,夕阳西下,有情人在天涯。。。既然爱,就要爱到天荒地老,末路穷途。

思量去,竟将光阴付潮音。

哎,我还是出去K书吧。

10 Comments

待月山房旧诗存

十几岁的时候, 我写过很多诗, 并且工工整整的誊写装订成册, 至今我书房的抽屉里还完好的保存着当时视若珍宝的“孤本”——《待月山房诗存》和《幽竹山窗集》——到底是小女孩心性, 还得意洋洋得把自己的名字嵌在诗集的名字里.

现在再看过去的诗, 觉得意境太流于清浅, 词句平常, 绝非佳作. 有一天看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 他说 “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愈变化, 《水浒传》、《红楼梦》之作者是也. 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李后主是也. ” 激动的想跳起来一把抱住这位老先生. 因为他回答了我心中郁结已久的问题——原来对一些诗人来说, 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 一片赤子之心, 便是最可珍贵之处.

所以摘录一些旧作, 纪念我逝去的少年时光. 有趣的是, 我小时候最爱写的题材, 一个是下雨, 一个是山居, 几乎占了全部诗词的一半以上.

卧雨
     
之奇侠篇
  
  缓风舒清啸
  急雨夜带刀
  磊落暮野际
  腾矫危树梢
  剑出隐风雷
  刀回连海潮
  转战起惺惺
  随斗肝胆照
  平生知音稀
  相忘江湖老
  收金立悄然
  月白蛙声噪

明河
  昨夜愁梦隔
  朝起推朱户
  新霁动澄澈
  分影入明河
  
  

黄花川
  空谷日迟照
  牛衔几支草
  黄花永相灿
  野泉名不老
  
  

六月十七学中遇雨
  一霎清风绝
  狂飙来天地
  倾耳皆浩声
  骋目惟莽碧
  飞光似长住
  孤城去何依
  但愁汪洋恣
  何处是舟楫
  
  

晴日.风筝小题
  
  艳风日
  唤他三五朋侣
  夭桃陌上
  未待柳枝拂遍
  先向云中看

又见辋川

吾爱山野客
闲云来几多
雨过拂天青
月出清万壑
或有白云谷
无心横出岫
或有幽竹林
当风自成韵
或有薜萝窗
幽荫常待归
或有清溪水
尽日送暮禽
石可欹 流堪枕
弹剑观日暮
调筝对月明
青山从来无常主
平生只爱有空闲

无题

西风满帘寂
深庭寥落黄
石凉萤火稀
斗转冷月流

无题(二)

寂寞深墙在
伤心月色白
长风动帘幕
似是故人来

山中

山中清凉界
众仙琉璃居
松静青烟里
鸟栖落日余
晚峰看且近
幕钟听到无
流水曾照影
当期他年晤

杂咏

丽日山欲染
春风鸟啼欢
独行芒为杖
壮游何须伴

三月
三月春风来
绕树梨花开
梨花灼人眼
不知思人怀

夜雨
移灯素筝前
幽影三更月
淙淙枕流水
岌岌漱暝石
清风当帘幕
明月作镜台
鸣筝知宵静
苦吟觉夜寒
何事最可哀
故人难入梦

风雨
风雨凄惶惶
夜来烛灯长
向壁久不语
琐泻惟剑芒
豆盏青晕少
工布游思长
不信匣中剑
终得耀日光

黄花川山居杂感
山中不定是清闲
抱膝未厌黄花间
此身正欲乘风去
忽闻人语山那边

乙卯初雪
湖山新霁色
江上闻琴声
茶香知浓淡
风高无深浅

七月十二日车过太湖
湖气连青鸿 
横白雾未朦
忽想扁舟客 
心随远棹空

卧雨
拥衾觉夜冷
侧枕感声沉
盈天惊雷满
塞地暗流横

卧雨(二)
夜雨转潇潇
清声入梦廖
遥知五湖上
风波起浪潮

平生知音稀, 相忘江湖老.

后来我再也没有写过诗.

16 Comments

金融愚人节

Photobucket
4月3日, 一大早, 我走进办公室, 同事Alen笑嘻嘻的跟我打招呼 ‘早上好 这两天在家学习的怎么样?’‘还能怎么样?’我没好气的说, 快点告诉我 我不在这两天 G20游行怎么样?’‘嘿嘿’ 他笑的满脸褶子都在放光, ‘哦..游行..你没看到真是太可惜了..我在这里工作了几十年 从来没见过比这次游行更让我兴奋的事…一个法国佬居然爬上了Lloyds Building的四楼..等一下 我把手机录象找给你….’
 
我一边艳羡的等Alen找录象 一边郁闷的想 我靠 这么具有重大历史性和娱乐性的游行 我居然没在现场??! 天啊 我都错过了什么呀?

Photobucket

图为Alen手机拍摄的法国蜘蛛侠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4月2日, 万众瞩目的G20峰会在伦敦EXCEL中心举办(就是上回我去看车展的内中心), 对于这场耗资千万,被《华尔街日报》称为全球经济董事会的峰会, 英国的人民群众们并不是十分待见. 一方面,向来以挑刺擅长的英国媒体猛吹冷风, 《金融城早报》说,由于各方分歧明显,去年华盛顿峰会就是“空喊口号无行动”,这次伦敦峰会的也大有可能成为引人瞩目的“清淡馆”,只是从华盛顿波托马克河岸边搬到了伦敦泰晤士河畔. 英国著名经济学家、《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更是毫不客气地预测:“G20峰会将以失败告终”. 金融大鳄索罗斯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也表示,意见不和可能导致G20峰会失败, 他还担忧如果伦敦峰会不能达成拯救经济的具体措施,全球经济将面临空前浩劫. 另一方面, 大量来自英国各地和欧洲的普通群众决定在峰会期间走上伦敦街头,进行为期一周的反G20大游行. 届时,他们将手举标语,呼喊口号,向赴会的各国首脑传递不同诉求. 反G20的抗议示威将“以民为先”作为活动主题,吸引了至少150个团体组织参加,参与面的广泛程度在伦敦历史上闻所未闻——工会成员、环保主义者、反战主义者、慈善组织成员是游行队伍的主力,而“要求提供工作机会、倡导公平的经济秩序、呼吁各国共同应对气候变暖”则是游行人群的三大诉求.
 
3月28日, 大游行在伦敦海德公园拉开序幕, 当天参与的人数就达到3万5千,“我们不为银行买单”、“资本主义走向消亡”、“绿色家园,绿色地球”、“撤离伊拉克”等标语随处可见, 一些示威者甚至打出“绞死银行家”、“洗劫银行”的激进标语,  很绿很暴力. 然而根据英国警方判断,28日的示威还只是反对G20峰会游行的开端.  4月1日和2日,伦敦才会迎来游行示威高峰, 4月1日的游行被称为”金融愚人节” 游行, 目标直指那些将经济拖入深渊的金融家们. 预计届时伦敦的金融城和峰会会场都将出现混乱情况, 甚至会出现暴力流血事件. 为此,伦敦警方十分紧张,投入千万英镑,新增防暴和便衣警察2500人, 大增全城的警力来作准备. 游行当日, 全副武装的警察将上街维持治安,便衣警察混在人群中监视异动,百发百中的狙击手则是在高楼大厦顶上随时待命. 而针对即将发生的示威游行,在伦敦金融城的工作的人们则被告知要“低调着装”“避其锋芒”, 关于上班着装问题, 我前后收到了公司十多封EMAIL, 再三提醒我们”西装不要穿, 牛仔裤来上班”, 否则很有可能成为示威者的攻击目标, 轻则被暴打一顿, 重则..被暴打N顿. 甚至有很多金融公司打算在峰会期间,一直关闭公司正门…
 
你说, 这样山雨欲来风满楼, 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时刻, 我怎么能不感到无比兴奋? 我内颗激动的心啊..
 
但是, 就在我为了到底该参加游行队伍反对万恶资本主义, 还是该义无返顾保卫金融城而犹豫不决的时候, 我发现4月1日和2日居然是我的Study leave, 也就是说那两天我必须呆在家里学习, 而不是出现在游行的主会场——Bank——也就是我工作的地方. 造化弄人啊, 我只好小心翼翼向我老板Paul请示能不能把我学习日换成别的日子? 没想到这家伙平时嬉皮笑脸, 这时候居然给我装义正词严, ‘这两天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哪儿也不准去——你知道到时候多危险吗? 几年前的游行我们的玻璃被砸了, 这次,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为了你爸爸妈妈, 我命令你乖乖的呆在家里, 要是给我发现你来了Bank, 嘿嘿…你给我当心点..” 我倒啊, 官大一级压死人, 我…当心点就当心点, 又不是当点心.
 

Photobucket

示威者用担架上壮烈牺牲的小鸡 来象征经济危机中伤亡惨重的新金融城——金丝雀码头

之后两天我就只好在家学习,一边学习一边想着游行的风吹草动, 十分郁闷. 4月3号一早迫不及待的冲去公司, 就发生了上述一幕, 大家眉飞色舞的讲游行见闻, 我只能在旁边羡慕的两眼放光. 事实上, 当我打开公司邮箱, 两天内150多封EMAIL还是吓了我一跳, 但我也因此看到了很多游行内天的有趣细节. 下面摘录一些.
 
4月1日
 
“David, 今天游行你们RBS(Royal Bank of Scotland 苏格兰皇家银行)应该最惨吧, 你们是英国历史上亏损最多的银行啊, 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
 
“照常啊, 所有人都来上班了, 交易正常进行. 不过外面堵了N多人.. ”
 
“顶住啊, 兄弟. 共军如此嚣张, 国军会尽快派人支持友军. 蒋委员长希望你们务必坚守阵地, 到时候我们两军会合, 打他们个中心开花…” 
 
“强. 游行的人应该看一看, 他们搞的那么乱,你们却巍然不动, 继续工作. 有助于挽回banker恶劣的形象啊.”
 
“随便啦…”
 
“David, 刚才新闻说有人冲进你们RBS大楼了, 是不是真的啊?”
 
“对啊, 我也看到了报道了, 说在RBS的交易大厅里, 有示威者在抢电脑跟文件, 靠, 抢电脑跟文件能做什么啊?”
 
“David, 你怎么不回我们信? 你没事儿吧? 小心点啊!”
 
“David该不是去参加示威游行了吧?”
 
….半晌, David同学还是没有回信…
 
“靠, 我回来了” David同学忽然杀了出来 “他们在楼下搞的乱哄哄的, 都没法工作了, 我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到对面酒吧喝了杯啤酒.. 今天天气倒很好啊, 我看很多人象是出来晒太阳的…”
 
“厉害..那你怎么回去的?”
 
“我混在游行队伍里大叫了几句F打头的话, 爽够了就回来继续上班咯..”
 
我倒, 金融愚人节, 大家果然都很有乐趣啊!
 

Photobucket

图片右下的内个大叔, 居然在背后贴着"I’M A BANKER"只身出现在游行队伍里, 大有“虽千万人, 吾往矣”的气势, 不过估计是被同事恶搞的…
 
其实, 对于这次游行, 我不否认我表现的相当幸灾乐祸, 隔岸观火. 毕竟, 谁也不指望一个乱糟糟的游行真的能解决什么问题, 更多人只是把它看成一场闹剧, 一个可以借口控诉经济危机随意砸别人玻璃的PARTY, 或者, 跟打酱油的那位兄弟一样,“关我屁事, 我出来晒太阳的”. 虽然我是热血青年, 还常常“惟恐天下不乱”, 但我觉得一个主题鲜明的游行搞的乌七八糟, 甚至还发展到暴力阶段, 是很可惜的, 因为这对达成游行的目标毫无帮助, 并且授人口实, 沦为”乌合之众”. 这是游行的大忌. 有研究表明,个人在群体当中, 往往会失去自我的判断能力, 群体的热情和愤怒会替代个人的冷静和思考, 以致产生非理性的群体暴力. 所以游行需要的是理性的思考者, 冷静的行动者, 而不是盲目的跟风者. 事后伦敦人大都承认,金融愚人节大游行相当失败, 大家搞的跟狂欢节一样, 放着30年代的音乐(为了使人联想起30年代大萧条), 穿着滑稽的制服, 人手一个相机, 听说还有一帮Michael Jackson的歌迷打着”我爱MJ”的标语混在里面, 拜托, 去年藏独雇的跑龙套的也比这专业多了. 但是, 在成千上万的抗议的人群中,还是有一样东西让我觉得非常可贵——那就是人们自由的表达着自己愤怒. 我们都有许多的愤怒, 这些愤怒, 有一些是源自灰暗的经济环境, 有一些, 是源自我们自身的弱小. 尤其是, 当我们觉得对很多东西失去控制的时候, 我们害怕, 继而愤怒, 就象一个要抚养4个子女却因为经济危机失去工作的清洁工, 你怎么能指责她理所当然的愤怒? 你觉得, 她是该愤怒经济危机, 还是她自己? 我们每一个人, 在社会体制这堵巨大的墙面前, 都象一个脆弱的蛋, 我们跟墙共存的前提, 是墙庇护着我们, 如果这堵墙不能够提供最根本的生存条件, 我们别无选择, 就只好毅然决然的砸向它, 虽然我们知道蛋一定会碎, 墙未必会倒. 从这一点上, 我要向内些咆哮的示威者们致敬, 虽然他们的行动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但是他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表达了对社会正当的诉求. 相反, 如果所有受到体制损害的人, 都选择无动于衷, 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那已经倾斜的体制就会酝酿更巨大更可怕的风暴, 殃及更多无辜的人. 所以我想, 如果说这次抗议游行失败了的话, 那绝对不是游行者的过失——起码他们有勇气把自己砸向体制的大墙, 游行失败, 恰恰是因为, 有太多人沉默的经过, 却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     
 
(图片转自各大媒体, 我身为一个热爱摄影的人, 没能奋战在一线, 辜负了陈冠希老师的教导 "如果你拍的不够好, 是因为你离的不够近", 十分惭愧)
 

9 Comments

绝代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

我不算是张国荣的影迷 看过他的电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部…然而他却是我以为 这世上极少有的 当的起’风华绝代’这四个字的人之一

印象最深的 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 如果不是用尽了全部气力 又怎么能把蝶衣眼角眉梢 百转千回的情意 演到那般从容决绝…’恍惚间 以为是虞姬再生啊’

第一次看霸王别姬 黯然心惊 听着程蝶衣一个字 一个字的说出 ‘说好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差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很久都出不了戏…于是反复的看 反复的看

豆瓣上霸王别姬海一样的影评里 我最喜欢的一篇 叫做’世上再无张国荣’ 只这一句 已经足够

‘不疯魔 不成活’ 张国荣明明就是程蝶衣 .. 就连告别世界 都要选在一个让你笑着流泪的日子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付与断井颓垣

世上再无张国荣 我们却无法忘记他的眼睛 岁岁年年

7 Comments